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无解专题:Record Store Day之Genjing Records创始人Nevin专访

无解特别黑胶系列专题:Record Store Day(更多请见这里

Nevin Domer,美国人,31岁,兵马司厂牌COO,Genjing Records(根茎)创始人。根茎是一个专注于发行7寸单曲的北京的黑胶厂牌,早期发行过犯罪想法、SS20、过失等朋克乐队的split单曲,这两年帮助发行了亲爱的艾洛伊丝和Duck Fight Goose的单曲黑胶。(根茎厂牌官网:http://genjingrecords.com

你对Record Store Day是怎么看的?对于上海的Uptown Records第一次被列为活动日的官方唱片店,你是否感到兴奋?

是的,我很兴奋。事实上之前我对Record Store Day的了解并不多,但是我是那些实体唱片小店的超级粉丝,并且喜欢那种在这类小店周围成长起来的群体。

这次Record Store Day当天,根茎厂牌是否会有一些特别的唱片出品?

啊,不。如果有的话会很酷,但是根茎目前还没到能在Record Store Day出版特别唱片的程度。在中国,黑胶的销量还是很低,围绕黑胶的文化氛围还处于很初期阶段(至少对于摇滚和独立是这样的,电子的话可能会有不同)。我感觉我现在大部分的工作还是提升大家对黑胶的认识。我手头有一大堆黑胶想出,都是来自十分优秀的国内乐队,但是真正出版还是得慢慢来,因为我试图先在中国建立推广和发行的网络。

你是怎么开始根茎唱片?原因是?

我想要找到一个方法,能更好地将中国本土乐队和国际上的DIY场景进行接轨。看起来黑胶是一个不错的途径。黑胶已经成为了地下场景的一个标志,并且对于收藏爱好者来说其价值远大于CD。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我只想说我意识到如果一个中国乐队想要很好地融入到国际音乐场景中去的话,他们真的需要出版黑胶。另外我自己很爱黑胶,并且没有其他人在做这个事,所以我觉得根茎的成立能够填补国内音乐行业里这一个空白。

在中文里,根茎代表着植物的根与茎。给人一种非常坚实稳固的感觉。这是否也是根茎旗下的乐队在音乐中所要表达的一个感觉?

事实上,我从没有告诉过别人名字的来源。Genjing [英语里是Rhizome] 其实来自于法国的一个哲学家Gilles Deleuze。它是一种植物的根,在地下开支生长,然后发芽出土。Deeuze用Genjing这个词来形容一种没有等级结构的网络,正合我意。我心目中的厂牌就是在中国的地下音乐场景中,各种人和团体,互相合作。从法国哲学里找一个名字给厂牌命名可能显得有些做作,但其实名字本身并不重要,而是厂牌所做的事才会赋予名字其真正的含义。我希望根茎的这个形象也会帮助人们想象出根茎厂牌试图支持的东西。

根茎的前两张单曲(犯罪想法/SS20 和 犯罪想法/Daighila)分别发行于2010年的3月和6月。但是第三张单曲(过失/SS20)则等到了2011年8月。那么在这将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根茎在做些什么?

当我刚开始发行唱片的时候,我并没有真正计划成立一个唱片厂牌。我在犯罪想法担任吉他手,所以前两张专辑只是为我自己的乐队出的。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我想要帮助一些其他的中国乐队出版黑胶,所以便创立了这个能够和国际DIY场景接轨的厂牌。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让一切步入正轨,因为我想要一个坚实的基础,去做到我想要做的事情。其实直到去年,厂牌才算是真正地开始运行。

我不得不说,在去年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根茎。我认为根茎一直在保持一个低调的形象。在厂牌成立初期的时候,根茎更多地是针对西方市场吗?

早期的话更多的是在研究和制定计划。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思考本土的场景究竟需要什么,我怎样才能最有效地帮助那些本土乐队。我还花了大量时间建设根茎的官网。其实厂牌还有许多计划,都还没能够去实施。我自己并不着急,所以刻意放慢脚步,但是一定要做一些对于本土音乐场景有意义的事情,当然,也要享受其中。

当你刚开始创立这个厂牌的时候,你是否想把根茎专门做成一个朋克厂牌?为什么在发行了三张朋克作品之后,厂牌的音乐风格扩展到了钉鞋甚至今年的实验摇滚?

是的,我猜当我刚开始弄的时候,是想做一个以朋克和硬核为主的厂牌,因为我和海外的这些场景都有着最好的联系。但当我渐渐深入下去以后,我觉得要支持中国地下圈里所有类型的有趣的音乐人和乐队,而不仅仅是局限于单一的风格。我希望中国音乐场景里最牛逼的那些人,去引领厂牌的发展方向,而不是被任何一种风格定死。我选择和一些乐队合作,是基于他们在这个场景里的活跃程度,他们所拥有的DIY精神,和他们在国际上的发展潜力。我想要根茎成为一个平台,给予乐队机会,帮助他们走出中国。一旦他们能够在国外被人所知,那么他们就能发挥自己的所长,有更好的发展。所以我想要和能做到这些的乐队合作。根茎会支持无论什么风格下的DIY的群体,当然,朋克音乐将永远是这样的群体的一分子。

根茎是一个专注于发行7寸黑胶的厂牌。那么对于你来说,相比于12寸,7寸黑胶的特殊之处在哪里?

我个人很爱7寸黑胶,因为在西方他们是朋克文化和独立音乐场景的一个标志。不过目前来说,选择出版7寸更多的是一个经济上的考虑。根茎没有钱去支付乐队的录音,我们也没有人力和财力的资源去全面管理任何一个乐队,所以与其帮助乐队发行黑胶的全长专辑,我们更喜欢和那些已经签了本土厂牌或者自己发行全长专辑的乐队合作。我们会帮助乐队发行单曲、EP或是Split的单曲,然后将这些出品推向海外,乐队和其厂牌都能得到宣传。我们的希望是人们听到了7寸单曲之后,会联系乐队或者其厂牌,购买他们的专辑CD或是预定海外巡演。凭借这种方式,根茎可以为本土音乐场景提供推广的资源,与各个本地乐队和厂牌进行合作,而不是互相竞争。我也挺想在未来出版一些12寸黑胶的,虽然大部分还会是Split或是合集的形式,而非某个乐队的专辑。

朋克文化和黑胶文化之间有非常紧密的联系。许多朋克乐队都喜欢出版split单曲(两个乐队共同出版一张黑胶)。你是怎么看待“split”这个概念的?

我非常喜欢这个概念,它体现了根茎厂牌的一个核心概念,那就是将海外和中国音乐场景连接在一起。一个split 唱片涉及到了两个乐队和他们背后的音乐群体。它能够让中国的乐迷了解更多海外的音乐,也使得国外乐迷知道更多中国的乐队。这有点像是多方面的支持,维系着各个DIY群体,也帮助本土的音乐场景能够更加健康地发展,融入到更加国际的一个大家庭中。

国内黑胶唱片的发行情况怎么样?比起CD,是不是更加困难?

发行的问题要看你想达到的销量目标是多少。就根茎来说,我对在中国卖掉许许多多唱片这件事并不感兴趣。如果根茎的每张出品都能卖掉100张,我就已经非常高兴了。我希望的是所卖掉的每张黑胶,都能到真正喜欢乐队的那些收藏者和乐迷手中。所以基于此,我并不试图让中国所有的唱片店都卖我的黑胶,但是会将目标放在那些已经吸引合适目标人群的地方。当然我也一直尝试加大推广力度,让乐队得到更多的曝光,但是其实即使你家附近没有一个好的唱片店,你还是能够通过淘宝、bandcamp和paypal购买(根茎的)音乐。

你是怎么和乐队进行合作的?他们先有了出版黑胶的想法再来联系你,还是恰恰相反?

最初的话都是我主动联系乐队,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根茎,许多乐队开始主动联系我了。根茎是一个典型的DIY厂牌——我们不签任何乐队,我们不拥有任何音乐版权、我们也不管理任何乐队。我们无法支付录音费用,也不付乐队钱,但是乐队在黑胶出来以后能得到其中的一部分。有许多事情我们无法做到,但是通过我们的网络和推广,我们能建立一个平台帮助乐队,这可能是乐队自己做不到的。所以一切取决于乐队是否要抓住这样一个新的机会。这样说来,盈利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关键是支持这个音乐场景,为中国乐队创作更多可能的机会。与其说是商业,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多方面的推广网络。

根茎也有一些厂牌的合作伙伴,例如澳大利亚的Tenzenmen和中国/法国的Share In Obstacles分享障碍)。根茎是怎么和他们合作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其实更喜欢和其他厂牌合作发行一张唱片,因为觉得这就是我们厂牌核心所在。比如说,我们发行每一张唱片,至少需要制作500张黑胶拷贝,那么根茎只会拿其中的100张在中国售卖,Tenzenmen可能拿50张,法国的一个厂牌拿50张,德国的一个厂牌拿100张,诸如此类。这样的话其实我们就能为一张唱片制作更多的拷贝,而涉及其中的每一方的成本都会相应降低。这也意味着一个中国乐队的唱片能够一下子在全世界到处有推广和售卖。所有合作厂牌的logo都会印在唱片上,中国的年轻人也能从中获悉到这些厂牌和所代表的国家里他们合作一些其他乐队。这种方式能够把国际音乐场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把一个厂牌没有能力独自发行的唱片变成可能。

这两年里,一些北京和上海的乐队开始发行黑胶单曲和专辑。你认为在今后这会成为一种流行趋势或者只是个别案例?

是的,我希望黑胶能够成为一种趋势。在中国CD已经几乎卖不动了。我不知道黑胶能否成为流行,但是我希望至少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它会是一种流行。乐队需要寻求一种方法来进行谋生,而不仅仅只是卖一些周边产品赚钱。他们也需要提供自己的粉丝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一个十分个人和独特的产品。黑胶只是众多音乐出品介质的一种,但是有许多可以看到的富含价值的机会,从巨大的唱片封套艺术作品到黑胶本身的颜色和设计。我希望通过黑胶,乐队能给他们的粉丝带来一些具有收藏价值的实物,使得粉丝愿意掏钱去支持的一种艺术。

我听说在中国没有能够制造黑胶的地方?所以你通常是怎么制造黑胶的?你认为如果国内有这么一个制造商的话,是不是越来越多的乐队会去这么做?

在中国黑胶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不得不在海外进行制造,通常是美国或者欧洲。所以当黑胶实物真正投放中国本土市场的时候,成本因为国际运费的关系已经翻了一番。如果本土有这么一个制作商的话,一定会对本土音乐场景有一个更大的促进和帮助,但是我也知道,如果要有人愿意投资这样一个工厂的话,首先本土的需求必须有一个增长。

我对了你对Suyin Records的Mark Webster的采访,印象十分深刻。采访里他曾提到Coldplay唯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只发行7寸单曲,帮助唱机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你认为,尤其是在中国,那些认可和喜爱黑胶文化的厂牌和乐队,是否有这个义务去做些什么,去重建黑胶鼎盛时期的环境和氛围,去推动黑胶文化,让更多人喜欢黑胶?

在海外的地下音乐场景中,黑胶从来没有走远过。经历了80年代、90年代直到现在,虽然CD的发展跌跌荡荡,但欧美的许多地下乐队还是一直继续在以黑胶形式发行EP和专辑。我认为如果主流能够重新拥抱黑胶,那会是很棒的事情。而且随着黑胶的需求越来越多,成本和售价也会更加便宜。但是事实上我关心更多的不是音乐的介质而是与国际音乐场景的互动。如果手工的CDR能够很容易地达到目的的话,那我也会乐意那么做的。但是现在来说,至少黑胶依旧还是地下场景中偏爱的一种介质。

如果国内乐队都像是憬观:像同叠那样只发行黑胶的话,你觉得是否会阻隔大部分中国乐迷认识他们的音乐?

这取决于乐队的受众和哪种介质乐队觉得能够和乐迷进行最好的交流。就我个人经验来说,我自己也是通过非法的mp3下载认识了大部队的乐队,但是一旦我很喜欢某个乐队或者某张专辑的话,我就会掏钱购买其黑胶(而不是CD)。拥有黑胶我就有了一副巨大的艺术作品、唱片文字细节和一种手握实物的感觉。对我来说这就变成了一个收藏品,我只会拿出来偶尔听一下,但还是会一直用iPod听它的mp3。我觉得大多数人还是愿意支持他们喜爱的乐队,愿意花钱购买周边商品,但是他们更需要被提供一些有自己的价值可以长久保存的东西。

似乎现在的西方音乐媒体都在谈黑胶复兴潮流?那么你认为未来10年内CD会消失么?

不,我甚至怀疑CD永远都不会消失,我认为除了黑胶和磁带以外,那种手工制作有独特包装的CDr也是今后乐队要发一些限量专辑时候值得考虑的一个做法。我认为我们需要意识到,虽然像Mp3这样的数字音乐将变成今后大多数人听到音乐的主要形式,但是实体的介质则更加为那些收藏爱好者和乐迷所准备。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任何实体的产品,无论是什么介质,都会被设计成更加创新和吸引人的方式。你需要创造出那种你的乐迷真的很想拥有实体的产品。在北京,像Sub Jam这样的厂牌已经正在出版这样的CDr,还有Fuzz Tapes的磁带,而上海的话虐待护士则做这样的事情已经有好几年了。

根茎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我们有许多的计划!我手头有许多的项目,等到特定的时候就会揭晓。但是目前我不想谈论其中任何一个,因为还没有到时候。现在的话,我只能说我们会继续发掘中国的音乐场景,并且期待能有有些激动人心的合作浮出水面。

采访  /  fan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