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Wooozy Mix 24 —— Pei (ByeByeDisco)

在新一期的Wooozy Mix之中,我们请到了北京派对组织方ByeByeDisco的主脑之一Pei,为我们带来了一个充满律动和深度的Mix。而除此之外,我们也和她做了一个小小的采访,聊起了迪斯科,以及DJ的影响和意义。


点击这里收听

[audio:http://www.wooozy.cn/audio/wooozy_mix_pei_byebyedisco.mp3]
点击这里下载

 

关于这个Mix :

每年我从柏林回来,都会做一个叫《Berlin for me》的set,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它在某种程度上记录了我对这个城市和音乐上的感受及认知的更新。里面包含了我非常喜欢的Fred PSteffiKerri ChandlerMr. G等制作人的曲目,是我喜欢的House音乐的样子。


你好Pei,我们都知道ByeByeDisco的活动是由你和庞宽老师一起创立的,能和我们说说当初是怎么会想到从一个实体国货店开始做DJ派对的吗?

ByeByeDisco商店开到第三年的时候,我们开了ByeByeDisco酒吧,正是从这个酒吧起步,我们开始做派对。一年以后,酒吧和商店不堪南锣鼓巷的昂贵房租关了。但我们不想停止,因为ByeByeDisco的名字已经深入人心。我们想让这个名字从另一个方面延续下去,在这个阶段,我们选择了继续做派对。

庞宽老师作为成员之一的新裤子乐队也有一首歌叫《Bye Bye Disco》,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知道迪斯科这个词是什么时候吗?

对我们生在80年代的中国人来说,“迪斯科”跟“80年代”这两个词简直就是一套衣服的上衣和裤子。作为一个80后你如果没有听过迪斯科,基本白活了。

我妈说,我还在襁褓中时,每次我哭,我父母就在录音机里放上迪斯科音乐、抱着我跳舞,我就不哭了——过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我告诉我妈我开始放迪斯科音乐,她才告诉我这个事。大概,我能听懂说话就知道这个词了。

另外,同样是作为主创之一,但对于那些没有听过庞宽老师DJ的朋友们,能介绍下他放歌时候的特色和曲目选择风格吗?

我们基本上会作为组合的形式来DJ,我们的Set里大部分是Disco/House/Electro/Indie dance,有时也会加上几首他发表或没发表过的音乐,比如他最近的个人项目“两室一厅”里的歌曲。

在2010年,你们还做过ByeByeDisco的实体酒吧,考虑到这个Bar只存在了一年,能和我们回忆下它当时的音乐氛围嘛? 有没有标志性的代表曲目,感觉和酒吧的感觉特别对称的?

当时我和庞宽根本不懂怎么经营酒吧,只是因为庞宽住的院子正好在商店对面胡同里,他的房东老太太特别喜欢他,在院里盖了个两层楼带露台的房子,就租给我们了。我们把家里的收藏都摆到酒吧里,比如唱片,就用相框裱起来挂墙上;还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放些老玩意儿进去,装上霓虹灯,再盖上块儿玻璃。我们每周末开,放些乱七八糟我们觉得好的音乐;来的基本都是朋友,有时候还在酒吧里烧烤、吃火锅,其乐融融。
标志性的代表曲目就是《Bye Bye Disco》吧。除此之外,我和庞宽都很喜欢Royksopp,在商店和酒吧都要关的时期,我们放着这首MV跟大家道别。

Royksopp这首歌原名叫《Don’t Go》,在他们这场2002年的演出里改成了《Please stay》,就像当时我们对ByeByeDisco想说的话。

 

在开始这个ByeByeDisco派对之前,你有过DJ方面的经验吗? 从这个活动一开始到现在,对DJ的理解,乃至对舞曲音乐的理解,会有变化吗?

我开始放音乐特别机缘巧合。有一次一个美国哥们儿来我们店里,说你晚上有空能跟我去三里屯放音乐吗,我的搭档今天没空。然后教我怎么用电脑和他的控制器,几个小时以后,我就带着我选好的歌跟他走了。

我是听摇滚乐长大的,我对DJ音乐的认识,相对于我对摇滚乐的认知来说,是个兄弟的角色,但这个弟弟在迅速成长。如今,除了对迪斯科的理解更深刻和细致以外,我对舞曲音乐的所有认知,在这几年全部更新了一遍。有几次看国外DJ的现场,我产生过两次罕见的“恨自己”和“颅内高潮”的瞬间,这些触动让我像一棵饥渴的植物,对接下来要走的路,起到了一种拔苗助长的好处,我能看到他们在多高的地方等我。我并不确定有一天我会到达那里,但是他们在那里,就是方向。

作为一个DJ,你在播放ByeByeDisco的派对之外,还有很多机会在包括电子音乐节和其他Promoter的活动上放歌,这样的场合变化会给你的DJ 带来变化吗?

基本上,我会根据场地、活动、同台DJ以及我放的时间段的不同,事先准备好一个文件夹甚至是playlist。当然,我也喜欢完全不做准备根据当时的感受来放,多会是在自己的活动上。有一点我绝对不会随意的是:我永远会在上台前听着上一个DJ的set,来判断我开始自己的set时要放的前几首tracks。

ByeByeDisco的活动在DJ 选择上非常多元,从Trus’me这样的欧洲大牌,到上海的China Social Club到再到京城传奇张有待都有,能和我们聊聊ByeByeDisco选嘉宾的标准吗?

首先,我们的定位和风格走向很明确:House/Disco为主,Techno为辅。其次,我们要做的是一个有责任感的良心厂牌:支持优秀的本土音乐、给大家带来全球最精彩的声音—— 我们请的艺人都会符合这两点。

作为在北京开始的活动,ByeByeDisco现在也开始在包括上海在内的其它城市展开活动,离开主场之后,会有新的发现吗?

ByeByeDisco每次订国外的艺人,我们希望最少做两个城市。我们订过的几乎所有国外艺人在结束演出后,都希望我们来年可以给他们安排更多在中国城市的演出。他们想在中国探索更多可能性,这跟ByeByeDisco作为一个活动组织方在想法上是一致的。

在做过活动的场地里,我非常喜欢上海的The Shleter和Elevator,用刚在Elevator演完的Henrik Bergqvist的话说,上海的听众更Deep。对不同种类音乐的接受度来说,我认为上海的听众是全国最高的。我也非常喜欢成都的TAG,他们现在开放更多音乐类型,这点特别好。我经常在为Disco和House DJ找不到外地场地苦恼,这不全是场地方的问题,更多原因是他们了解当地受众的狭隘面。各地蹦迪的年轻人应该多听一些我们千里迢迢输送来的DJ,都是我们花很长时间精挑细选的。很多时候刷新你的音乐观甚至是世界观,就在那一个可能陌生的瞬间,你必须给自己一个机会。


BYEBYEDISCO会在12月1日的灯笼俱乐部举办英国制作人Tommy Four Seven的演出。

关于作者: Gonzo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