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首尔社区电台 —— 无解专访韩国音乐人DJ yesyes

有着一个简单而好玩名字的dj yesyes来自韩国,但他的音乐经历却一点都不简单,本名Park Daham的他从中学生的时候就开始组织朋克演出,之后也参与到了包括音乐人演出,乐队巡演组织,演出场地和音乐厂牌运营等宣传DIY文化的工作之中,但比这更重要的是,他一直都可以用充满想象力和欢乐的态度,来面对遇到的挑战和问题。

在扎根于韩国本地独立音乐推广的同时,dj yesyes也一直在不断地收集各式黑胶唱片,并积极地想在其中寻找出韩国音乐那段被忽视,被遗忘的历史。在多次于日本演出之后,他也应本土黑胶文化推广组织Daily Vinyl的邀请,来到上海和北京进行了DJ Set的演出。无解也非常荣幸地和这位谦和而欢乐的韩国小哥做了一次专访,了解到了韩国独立音乐界许多并不人所熟知的故事,并在中日韩的独立音乐文化交流之间找到了许多积极的联系。


“ Metallica的《Creeping Death》磁带,一切就从那时候开始了”

“ 我自己首个接触音乐的形式其实是卡带,而且因为我是86年生的,所以一直觉得自己是最后一代会买磁带听音乐的乐迷。很有趣的一点是,我买第一盘磁带的地方并不是唱片店,而是一个租书的店。因为在韩国,这样的漫画租赁店其实很多。有一天,我注意到这家店的小角落里一个音像区,磁带五美元,CD十美元这样。考虑到自己当时的经济状况,我就买了一盘Metallica《Creeping Death》的磁带,一切就从那时候开始了。”

 

对我父母辈来说,黑胶就是他们听音乐的选择。

“ 每次我去淘唱片的时候,总会有路过的人停下来对我说,哦你这么年轻竟然喜欢这个?我爸妈爷爷奶奶家里有很多这种。可能这也说明,对我们父母爷爷奶奶辈来说的话,黑胶就是他们听音乐的选择。我爸也有一小批的黑胶收藏,那也是我认识到黑胶的缘由,在60,70年代的时候,Group Sound在韩国非常流行,所以有很多这样风格的黑胶唱片,很可惜的是,我爸妈并不喜欢这样的音乐。(笑)”

IMG_0220

“那一段的历史,只能通过唱片去了解了”

“ 韩国的黑胶唱片工业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经历过一段黑暗时期。从70年代晚期到80年代中期,领导人也是想控制包括音乐在内的一系列文化活动,有很多很多禁忌,比如很多迷幻摇滚乐队的乐手都被要求剪掉长发,而迪斯科女歌手也不能穿迷你裙,如果歌词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也必须要去修改。我买过一些来自于电台的唱片,上面就很清楚地用标签标明了,哪些歌是可以放的,哪些是不可以放的。这一段的历史,当然只能通过唱片去了解了,再加上,当时很多这样敏感的唱片都已经被销毁了,所以现在要去买的话,价格都已经很贵了。”

 

“原来在韩国,也有这样疯狂的老唱片存在!”

“ 那是2000年时候的事情,很多Hip Hop乐迷和老歌乐迷都开始注意到了DJ Soulscape的Mixes,他是个很疯狂的人,会自制很多罕见韩国唱片的Mixes,把他们以“Sound Of Seoul”的名义发表。对我来说,这个系列也是一个很大的启发,让我开始认识到原来在韩国,也有这样疯狂的老唱片存在。于是,即便他的Mixes没有附上Tracklist,我还是很努力地去唱片店,把音乐片段放给店员听,问他们有没有这张唱片。所以就像这样,我通过淘黑胶了解到了韩国音乐并不那么为人所知晓的历史。另外,大概是由于黑胶复兴的原因吧,现在如果有哪首老歌被用到电视剧或者电影里的话,这些唱片就会一夜之间被炒到很高,所以要买韩国音乐唱片的话,现在可能并不是最好的时候。(笑)”

e7c7-01c3-4b49-b60f-0be0e550dc6a

点击图片在线试听

“ 你必须要有只属于自己的唱片收藏,属于自己的唱片语言。 ”

“ 每个收藏唱片的人,在一开始都有自己的引领人,对我来说那时候的引领人就是DJ Soulscape以及他身边那批对老唱片很在行的人,但之后你自己会意识到他们已经把这方面的唱片都研究透了,所以你必须要有只属于自己的唱片收藏,属于自己的唱片语言,因为DJ必须要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我经常会买一些封面很奇怪,很疯狂,然后背面的信息也不知所云,甚至在Youtube上也找不到的韩国唱片,然后买了带回去听。幸运的是,很多时候这样的发现经常会带给我惊喜,现在的话,我和我身边的韩国朋友想做的,就是通过黑胶唱片收藏去发现韩国音乐那段不为人所知道的历史,特别是那段80,90年代韩国舞曲音乐的历史。”

 

“大部分韩国独立乐队都没想过要去用唱片记录下自己的声音就消失了。”

 

“ 我一开始是玩朋克摇滚和噪音音乐的,从2002年,我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就开始组织朋克演出,对整个DIY的演出组织方式也很熟悉。当然,整个过程中,我也认识了一些DJ的朋友。然后在6年前,我和朋友们有了自己的Livehouse, 过了两年很开心的生活。之后我成立了自己的唱片厂牌Helicopter Records,一个原因是想让那些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来看我们演出的乐迷体会到我们音乐的精彩,另一个就是大部分韩国独立乐队都没想过要去用唱片记录下自己的声音就消失了。我觉得这真的特别可惜,就想通过这个厂牌来做一个记录。

1yr

NoClub_Poster_160517

이누1

“我们以给废弃房子招租做宣传的借口,开始了第一次派对”

“ 在韩国的话,大家都看Pitchfork,正好在我们的Livehouse关门之后的那段时间里,Pitchfork报道了很多舞曲音乐,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似乎是个很有意思的新方向,就决定即便大家都不是专业DJ,但只要能多做做派对的话,就能对这方面熟络起来吧。所以从4年前开始,我们就开始在一个废弃的屋子里做派对,那时候我的DJ名字还叫Pepperoni Pizza,然后我们就以给废弃房子招租做宣传的借口,以“Pizza Party”的名字开始了第一次派对,活动当然是免费的,但是每个来的人都必须带至少一片披萨。之后效果还很不错,来了50个人和50片披萨。(笑)更神奇的是,房子竟然也借出去了!之后我们的活动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乐在其中,一直到我去日本以Pepperoni Pizza的名义演出的时候,自己开始意识到这个名字似乎有点招摇了,碰巧我们又找到了个新的场地,开始做“No Club”的活动,所以就顺带着把名字改成DJ yesyes了。”

 

“在来中国之前,我还看了下护照,发现竟然已经去过12次日本了!”

 

“ 我在来中国之前还看了下护照,发现竟然已经去过12次日本了,自己都吓了一跳。(笑)其实我第一次去是在9年前,当时就是纯旅游,去朋友介绍的唱片店看了看,买了唱片之后就问了店员,有没有其他好的店或者乐队可以推荐。之后,他就给我推荐了一个日本的Riot Grrrl乐队,我听了之后就很喜欢,尝试着给她们发了电邮,就这样有了联系。之后再去日本的时候,我见到了乐队并请了她们去韩国演出,这一切发生得都很快。碰巧这个乐队的一个成员也经常组织海外乐队的演出,所以我就会请她帮忙邀请日本乐队去韩国演出,然后自己也会去日本演一些噪音演出。其实不仅仅是日本,我对像中国这样的其他亚洲国家也是非常有兴趣的。所以这次能来真的是非常开心。”

IMG_0240

“PK14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之一!”

 

“ 最早的时候,我对中国音乐的了解的确不多,就是贾樟柯电影还有那些老摇滚之类的,但在认识了根茎厂牌的Nevin之后,我发现了原来中国还有这么多元的朋克以及Shoegazing文化在,也在首尔看过Carsick Cars,PK14,Alpine Decline这些兵马司旗下乐队的演出,印象也很深,PK14更是成了我最喜欢的乐队之一,所以我也一直很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音乐的消息。这次能来真的太幸运了!”

 

采访,文: Bobby


扫描以下二维码,了解更多关于Daily Vinyl的最新信息和演出。

1116_1

关于作者: Gonzo

7 Comments

  1. 大家的眼睛好亮。。。以前不是这样的!谁能告诉我,哪一集大家的眼睛变亮了?

  2. 大家的眼睛好亮。。。以前不是这样的!谁能告诉我,哪一集大家的眼睛变亮了?

  3. 大家的眼睛好亮。。。以前不是这样的!谁能告诉我,哪一集大家的眼睛变亮了?

  4. 大家的眼睛好亮。。。以前不是这样的!谁能告诉我,哪一集大家的眼睛变亮了?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