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东京低音最前线 —— 无解专访东京Grime两人组Double Clapperz

从初中到高中的六年间,Double Clapperz的成员Sinta每天下午都走从位于涩谷的学校步行回家。不过全世界都闻名的繁华商业街对他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只有唱片店是才是他留恋忘返的地方。而在之后,他更是买了MPC 1000,回家之后一边听着Nujabes,一边做自己的Hip Hop音乐。

2017年,Sinta所属的Double Clapperz已经是日本Grime音乐景观的中坚力量,不仅仅通过自己的努力传播着来自日本的最新低音浪潮,更积极地寻求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合作机会。

无解非常荣幸地有机会结识了Sinta,并和Double Clapperz做了一个邮件采访,不知道读者是否可以在他们谦虚的言辞下,感受到蕴藏在东京低音最前线之下的滚烫热情。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Sir Spyro – Topper Top (Double Clapperz Version)

可能之前看过Boiler Room《Grime In Tokyo》记录片,或者有机会听过Swimful的DJ Sets的国内乐迷们已经对Double Clapperz有些印象了,但对那些对组合还不那么熟悉的中国乐迷,可以首先介绍下自己吗?

Sinta :

首先感谢无解的采访。

Double Clapperz是居住在东京的Grime音乐制作组合,我们也给日本的MC做音乐,同时还做Remix和私家混音。

我们在4年前开始制作Grime/Bass类型的音乐,当时的契机就是在日本的Wardub活动,那是2013年起缘于英国的线上制作人比赛,我们当时也参加了,作品的名字叫《Say Your Prayers》,不少英国制作人,比如Murlo都在Rinse FM的电台上放了这首歌。

而通过Wardub的活动,我们也认识到了Dekishi,Dufff和Pakin这样的日本MC,之前也和他们合作过,给他们之前的歌做了一些Remix。

UKD :

我之前在福岛上学的时候听摇滚和朋克,比如Limp Bizkit这种的,同时像Sean Paul或者日本歌手Che’Nelle这样的Dancehall我也经常听。我是在找快节奏的说唱歌曲的时候发现Grime的。

Sinta :

和很多日本人一样,我听很多流行音乐,然后开始对日本当地的2 Step和Garage舞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然我也喜欢Hip Hop,在读高中的时候,我买了一个Mpc 1000,自己通过采样来做抽象Hip Hop类型的音乐。

UKD TOKYOGRIME 4x5 mae

UKD

在外人看来,日本的Grime场景发展得非常迅速,不仅有很多DJ和制作人团队,还有很多不同类型的MC。但在东京之外的日本其他地方,Grime音乐也有受众吗? 去其他日本城市演出的感觉如何? 

Sinta: 

说实话,对东京之外的Grime场景,我们也不是很熟悉,只知道在大阪有一个由三个MC组成的团队叫140,而在栃木则有着MC Duff。去年,我们有机会去大阪和名古屋演出,这两个城市其实都有着很悠久的英式低音舞曲,锐舞和Hip Hop的历史,所以Grime在那里也可以得到自然的传承。

 

大家都知道日本有着很深厚的Reggae音乐沉淀,而像Goth-Trad这样的制作人也是Dubstep浪潮的先锋人物,在你们看来,这样的历史对Grime在日本的普及是不是有很大的帮助?

Sinta: 

当然,像Goth-Trad,ENA的音乐是我们很大的影响,我们的好朋友Prettybwoy也是Goth-Trad的团队Back to Chill的成员之一,过去十年中,他一直在做Garage和Grime风格的音乐,所以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

我们演出时的观众里也有很多Hip Hop和Reggae乐迷。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在观众群里发现了很多只听Grime和说唱音乐的乐迷,所以现在的东京真是一个各种各样的乐迷都可以聚到一起的好时机。

image1

Double Clapperz也去过英国演出,在Grime老巢放音乐的感觉如何? 

Sinta:

去年我在伦敦的Peckham演了一次,当地人都对亚洲人放Grime感到特别新奇,也有一些当地的MC加入了我的Set之中,在我们的VIP Remix上说唱,整个气氛太棒了,有好几次Rewind。这样的经验其实也让我对自己的音乐有了很多信心。因为即便他们听不懂歌词,也一样可以感受我们的音乐。我们带去的黑胶也有好多人买,所以整个的经历算是超出预期了。

 

访问过Double Clapperz的Soundcloud页面的朋友都会对你们对不少Grime经典名曲的改编印象深刻,组合为什么会这么热衷于重新改编经典名曲呢? 

Sinta: 

因为我们喜欢Ruff Sqwad的那些伴奏曲目啊!另外,重新改编那些经典作品,对我们来说,也可以算是一种做音乐的练习,去学习Grime的节奏编排,旋律走向,以及效果处理等等,我们想要去原汁原味地做出那些最标准的,粗糙,复杂而又失真的声音。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喜欢在演出的时候放经典曲目,但同时又能让别人感受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声音。

Sinta4x5

Sinta

Double Clapperz在去年成立了自己的厂牌,并发表了一张黑胶单曲,考虑到现在很多Grime制作人都只用数码的形式发表作品了,组合为什么依然会坚持发表黑胶呢?

Sinta: 

因为我喜欢黑胶这个形式,每周都会去买那些看上去非常神秘,什么设计和封面都没有的白板单曲唱片。(非常感谢每天都有新唱片摆上架的Disc Shop Zero唱片店!)相比把一首首歌拉到iTunes里一一分类,我还是更喜欢整个黑胶唱片从挑选购买到在家聆听,再到在俱乐部里播放的整个过程。我觉得我个人也是黑胶听得比数码曲目更多。

另外,在英国的话,其实依然有很多DJ在放黑胶唱片。再加上一些国外的DJ一直鼓励我们用黑胶发表单曲,所以我们最后就采用了黑胶唱片加下载码的发表形式。

 

除了一般的演出之外,你们还是网络电台NOUS FM的当家DJ之一,能给中国的乐迷介绍下这个网络电台吗?

Sinta: 

NOUS FM是由一个叫NOUSLESS的Dubstep DJ创立的小型网络电台,有六个DJ和团队在那里有固定的节目。我们每两周都会在自己的节目里,毫无任何干涉和压力地介绍自己喜欢或者觉得很有启发性的音乐。

除了自己放歌之外,我们还请到过来自栃木的Duff & Negatin,上海的Swimful,韩国的Phantoms of Riddim Crew,以及英国的Last Japan作为嘉宾演出,你可以在网站的历史归档里找到他们当时的录音。

通常在NOUS FM的节目里,我们会放那些刚做完的曲目,所以如果想听我们的新歌,那就是最好的机会,日本时间周一晚上九点就是我们的时段,欢迎在听的时候和我们打招呼。

对了,NOUS FM的网址就是http://NOUS.FM/ , 希望Mixcloud在中国能访问。

image2

最后能和我们介绍下Double Clapperz在2017年的计划吗? 

Sinta: 

组合现在的发展很喜人,每场演出都有很多Gunfingers !

至于2017年的话,我们期待更多在东京的合作机会,更多的音乐,以及更多的演出。与此同时,我们也想和上海的优秀制作人有更多交流和联系。

今年基本已经确定的是,我们会发表一张全新的黑胶唱片,其中会有和一位东京最有才华的制作人的合作。除此之外,我们也在给一些日本的Hip Hop MC做音乐,也刚刚完成了给一位美国歌手的Remix,如果你去听听我们节目的话,就会知道那是谁了。

另外,我去年和朋友一起开展了一个全新的俱乐部活动叫mo’fire,接下来我们也会请到来自英国的嘉宾DJ在3月24日一起呈现mo’fire的活动。

采访:Bobby

照片:Jun Yokoyama


在将于1月23日直播的Double Clapperz于NOUS FM上的节目中,组合请到了来自上海制作人Zean,作为特别嘉宾献出一个Guest Mix 。

 C2YCZbqUUAEon9W.jpg-large

关于作者: Gonzo

15 Comments

  1. 不让人说话的国家,一定是不正常的国家!这个国家病了,病的还不轻呢。

  2. 你这么缺德的人,喜欢王诗龄拍马屁是什么人的行为你躁吗?小人的!你TMD前世是小人还是你家人包括你祖宗全是小人啊!!!!

  3. 真搞不懂买火车食物的人都是怎么想的,出发前去附近小超市买两瓶八宝粥也比吃这狗屎强啊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