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当旋律遇到抽象 —— 无解专访英国音乐制作人Koreless

自从多年前以《4D 》一鸣惊人之后,英国制作人Koreless就凭借着作品里旋律化的动人张力,以及抽象的结构树立了其独特的音乐印记。而在签约Young Turks之后,Koreless更是不断地变化着自己的风格,从充满宏大古董合成器色彩的《Yugen》到抽象而充满想像力的近作《TT/Love》,他一直都在不断地刷新着外界对于自己音乐的认识。在他众所期待的本周六于回声公园音乐节上的演出之前,无解特别采访到了这位腼腆而又充满热忱的英国青年,走进了他并不那么为人所熟知的音乐世界。


 

从最早起的《4D》开始,到之后的《Yugen》和最近的《TT/Love》,你做音乐的风格一直在变化,能和我们说说这之间变化的原因吗?

没错,做《4D》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呢,处在青春叛逆期,但之后我就想做点和当时流行的House音乐不一样的东西。另外,我也听很多Ambient和实验的东西,所以就时刻提醒自己要做点不一样的东西。然后就有了《Yugen》。另外,由于我现在的演出还是有很多在俱乐部里的,而像《Yugen》这样偏环境化的东西,其实并不怎么适合在俱乐部里放,所以我这么多年来也有很多没有发表的作品,其实是专门为了在俱乐部里演出为目的所创作的,像《TT/ Lov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希望以后我可以出版更多这样的作品吧。

 

《Yugen》有着很浓重的Tangerine Dream和 Oneohtrix Point Never 的痕迹,你当时在创作的时候,真的是受到了这两位音乐人的影响吗?

哈哈,被你说对了,我做《Yugen》的那段时候真是听了很多Tangerine Dream,特别喜欢他们那种温暖宏大而又冗长的音色。当然,Oneohtrix Point Never也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另外,因为我现在住的格拉斯哥有着很悠久的Techno传统,所以我也听了很多Drexciya之类的electro音乐,可能新的比如像《TT/Love》这样的音乐,会有很多这方面的影响吧! 其实这也是一个做音乐的乐趣呢,你从很奇怪的音乐里吸取养分,然后把再把它运用到自己的东西里。

 

Koreless的音乐里即有非常优美的旋律和R&B人声采样,也有着非常抽象的编排和声效,这也是Koreless音乐的一大特色,你是如何在创作的时候保持这两个元素之间的平衡的呢?

哈哈,这就是我的音乐听上去乱糟糟的原因吧。(笑)说实话,我对自己的作品很多时候都是不置可否的,我发表的作品并不多,所以除了自己之外,一般的乐迷并不能了解到我变化的一整个过程,只能管中窥豹地通过我发的这些零散的作品来了解我,然后他们自然会感觉,哦,Koreless又变风格了。但其实对我自己来说,我是完全能明白这其中的整个变化过程的,因为我自己有很多作品,但它们都没有发表。 说回到旋律化和抽象性的平衡,的确,我是挺想把自己的音乐做的尽可能抽象的,所以整个创作的过程,很多时候都是这两方在互相斗争,最后出来的作品也就可以看成是两方面妥协的成果。其实我所有的作品第一遍的样子和最后的成品都会有很大的不同呢!

Koreless press CREDIT laura coulson

去年你还给《Yugen》里的那首《Sun》做了一个很特别的交响版,这会是一个一次性的合作,还是你会在以后做更多这样的尝试?

《Yugen》的音乐部分其实是比较简单的,只是很基础的和弦变化而已。真正让它变得不同的,其实是合成器的音色和各种声音设计之类的。但交给交响乐队来演绎之后,这些音色和声效都是很难被表现出来,最终成果出来让我满意的曲子也就只是《Sun》而已。另外要经常和交响乐队一起演出其实也是很难的,所以我并不确定以后是不是还有机会来和交响乐队合作。 但我是挺喜欢交响乐队的形式的,所以可能会在另一个叫Cycles的计划里继续这方面的探索吧。

 

作为一个风格多变的音乐人,在现场演出特别是音乐节这样的场合,你是会采用怎样的形式呢?

其实我之前也说了,我有专门为俱乐部和音乐节所设计的现场表演,而且我特别喜欢音乐节这样的场合,因为我可以尽情地展现自己音乐里宏大的一面。当然,我也会在现场根据观众的反馈来及时调整我的演出,所以这次对回声音乐节的演出我也是特别期待。

 

你和包括Caribou这样出色的音乐人有过一起巡演的经历,他在巡演过程中有没有给过你一些特别有帮助的Tips?

当然,我从Caribou身上真是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都特别友善特别理性。你知道的,很多做电子音乐的人玩起来都特别疯,但是Caribou这样的就不一样,他们很爱音乐也很懂得爱惜自己,我经常会和他讨论音乐方面的问题,也请教他如何在巡演的时候安排自己的生活。在巡演大巴上赶路的时候,我们都会把电脑拿出来做音乐,我挺喜欢这种方式的,因为它为你排除了很多干扰。和他们一起巡演的那几个星期,真是我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刻。

R-6308395-1416126747-1629.jpeg

Koreless —— Yugen EP 封面

那你现在在创作音乐的时候,主要还是通过电脑软件吗?还是会用到很多硬件?

我的确是有一些硬件,但很多时候我只是把硬件的声音录到电脑里当成采样用而已,我一直都是以电脑为中心来创作的,原因是在电脑屏幕上看到每个声音,每个段落都被工整地放到它应该在的地方,这让我感觉特别舒服。所以,我也从来没想过去买很多硬件然后把它们都打开来做即兴创作,因为我对演奏音乐并不在行。(笑)

 

令人惊奇的一点是,许多时尚品牌都对你的音乐青睐有加,会用你的作品来做秀场的配乐,有没有想过这其中的原因?

我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看中我的音乐呢!但是我觉得这是个好事。可能这些策划时尚秀的人会听很多音乐吧,所以能挑选一些很不一样的音乐来作为时尚秀的配乐,希望以后还能有这样的机会!

 

说到音乐和视觉元素的结合,你会想在以后做一些A/V形式的演出吗?

我刚和一个叫Emmanuel Biard的视觉艺术家做了一个叫《The Well》的演出,他很别出心裁地通过镭射装置和灯光来和我的音乐做出同步的效果。其实要说视觉部分的话,我对图像之类的并不怎么感兴趣,我更在意的是那种光影和声音同步的感觉,而要做到这一点,我在音乐部分也做了一些改变,包括节奏之类的也做了强调。这是个很有启发性的演出,我很喜欢。

R-7266754-1437585732-1982.jpeg

KORELESS —— TT/Love 封面

你现在签约的Young Turks,汇聚了许多像FKA Twigs这样受到全球瞩目的年轻音乐人,和他们合作的感觉如何?在创作的时候,你会受到来自厂牌的压力吗?

Young Turks基本不会给我什么压力,虽说我总是拖到最后一刻才给他们作品。现在想来,如果他们给我一个Deadline的话,大概会对大家都好一点。(笑)Young Turks最棒的一点是,不管你有多么疯狂或者多么白痴的想法,他们都会鼓励你,都会帮你实现它。最好的例子就是FKA Twigs,她的很多想法简直就是疯狂,但是厂牌却是会认可它们,然后努力地去帮你实现。所以,对我来说Young Turks就是最好的厂牌,我对和他们的合作真是非常满意。

 

考虑到你有首歌的名字就叫《Lost in Tokyo》,这是否表明了你对东方世界的向往呢?你对包括中国,日本这样的东亚国家又有着怎样的了解呢?

我一直对东方世界有着一种迷恋,很多时候你会先入为主地有一种东方世界的人和事一切都和西方不一样的感觉。但是通过音乐,我发现了其实全世界喜欢音乐的人都是一样的,音乐把大家都聚集到了一起。我幸运地能够通过音乐去很多国家,见识到了很多原本根本就没有机会见识的人事。这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81500-koreless-original-1365638441

最后能和无解的读者,以及回声公园音乐的观众说一下未来的计划吗?会不会有专辑的发表计划?

我一直都在做音乐,但与此同时,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为了做专辑而做专辑”,因为这样的想法曾经让我陷入过误区。我现在的确是已经积累了够发一张专辑的内容,但我还是想把这种比较轻松的做音乐的方式延续下去,因为所有我最终发表的曲子都是一开始或者觉得很好玩,或者像是开玩笑一般开始的,而那些真正一本正经做出来的音乐,最终都是让我觉得不够诚实也不够特别,所以这种游戏一般没有什么固定规则的做音乐的做法,正是最适合我的。

 

采访,文:Bobby


Koreless将会在9月19日,本周六晚上19:40 到20:40在无解空间舞台上演出,更多关于Echo Park音乐节精彩音乐人演出安排,请见这里 或者 echopark.cn 

QQ图片20150906124839

 

关于作者: Gonzo

80 Comments

  1. Title…[…]below you will discover the link to some internet sites that we assume you should visit[…]…

  2. 《活埋》,主演 瑞恩·雷诺兹,何塞·路易斯·加西亚·佩雷斯,罗伯特·帕特森

  3. 《活埋》,主演 瑞恩·雷诺兹,何塞·路易斯·加西亚·佩雷斯,罗伯特·帕特森

  4. 《活埋》,主演 瑞恩·雷诺兹,何塞·路易斯·加西亚·佩雷斯,罗伯特·帕特森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