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一尘不变太无聊了“ —— 上海迷幻摇滚乐队Mirrors(解离的真实)贝斯手大白采访

前迷色乐队鼓手Daniel和贝斯手大白,加上从北京移居到上海的实验乐手阿鸣,在去年组建了一支新的上海迷幻摇滚乐队,Mirrors(解离的真实)。自从去年6月给New Noise举办的英国后摇乐队Yndi Halda上海专场担任嘉宾之后,他们渐渐开始在上海摇滚圈内崭露头角,在育音堂、MAO等多个场地进行演出,今年还被豆瓣邀请去北京参加潮潮音乐周末,在School Bar给北京观众带来了一场极为享受的震撼演出。

Mirrors的贝司手大白一直是乐队的现场演出中一个极为亮眼的存在。不仅因为她高挑的身材和冷艳的妆容引人注目,还因为她哲学专业的学术背景让大多数人都叹为观止。本篇无解的采访中,我们也忍不住问了她,哲学和音乐,到底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

(本篇采访主要回答者大白,主唱阿鸣也补充回答了两个问题)


你们今年5月去了北京的潮潮音乐周末,在School舞台演出。那是你们第一次在北京演出吗?那次演完以后有什么感想?

Mirrors在潮潮音乐节上的演出照片

 

大白:对,是Mirrors第一次去北京;刚开始会有点担心观众都去糖果了,但到我们的时候感觉还是来了不少人,也看到很多音乐朋友在台下,挺感动的,同时也会比较有压力。但最后演出效果还是满意的。豆瓣太给力了,潮潮很棒。不管作为乐手还是观众都是难忘的体验。

我注意到你们演出现场,阿鸣会有一些看上去挺即兴的人声。所以歌词在你们的歌曲创作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大白:哈哈,我们没有歌词呀,全是阿鸣的即兴人声。他有他的想法。

阿鸣:啊,我们的歌词只是一些呓语,不想把感觉限定在语言的理解上。

你们上半年发布了一首正式录音的歌曲“昏”。所以当时是只录了这一首吗?还是其他也都录好了但是因故还没有放出来?有发行EP的具体时间计划吗?

大白:其实那首也是Demo。当时都录了,我们先自己混了一首给大家试听一下。现在都混得差不多了。请大家期待我们的EP吧!

“昏”听上去带有宏大史诗的感觉,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美国实验摇滚乐队Swans的现场。能说说这首歌背后的创作想法吗?

大白:这首歌的动机其实是阿鸣躺在床上弹出来的,哈哈,昏昏欲睡的感觉吧。排练的时候排着排着不知道怎么就宏大起来了。

阿鸣:《昏》是躺着写出来的。

《解离的真实》原本是一套和巫士对谈的哲学笔记系列中的一本。所以这是你们乐队名字的出处吗?

《解离的真实》书籍封面

 

大白:是的!被你发现了。我们都很喜欢这套书,推荐给大家看。

为什么会喜欢这套书呢?

大白:因为既有学术价值,又有趣。这是一个叫卡洛斯·卡斯塔尼达的美国人类学者写的书,讲的是他在研究迷幻植物的过程中碰到了一个叫唐望的印第安巫师,后来收他为徒了,这套书相当于他的学徒笔记。书里面会提到一些打开第二觉知的方法,提供看待世界的新的视角。这套书最开始是阿鸣发现的,推荐给我之后我也迷上了。可能因为我们都更关注现世之外的东西吧

你觉得自己哲学专业的经历,和自己音乐聆听和演奏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吗?

大白:会去考虑一些问题,比如何为音乐,何为作品,创作者、作品和听者之间的关系,聆听的状态等等。哲思会让我的音乐实践变得更加清晰和肯定。不过演奏的时候一般没空想这些,哈哈。

和你以前参与的乐队迷色相比,觉得在现在的乐队,创作和演出当中你的角色是否有什么改变呢?

大白:现在的乐队氛围更加自由一些,每个人都能在其中发挥出自己的能力。无论对于个人还是音乐,可能性都更广了。

除了Mirrors以外,你还有一个阵容不定的实验组合二次河流,自己也搞一些古琴或者贝斯的solo演出。游走在这些计划当中,算是你很多想法的不同表现嘛?还是一种自我探索?

大白的solo表演现场照片

 

大白:是的,都是。我认为自己在音乐领域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所以如果碰到感兴趣的领域都会鼓励自己去尝试。到最后应该越来越趋于稳定和明确,但不会停止探索。一尘不变太无聊了。

你们曾经和一些风格不太相近的乐队同台演出,比如你们去年在上海给后摇乐队Yndi Halda暖场以后,就成功吸到一些后摇的粉丝。对这样的同台经历,乐队是什么看的?

Mirrors的乐队豆瓣小站留言板上,有很多因为乐队给Yndi Halda上海站做暖场而认识他们的乐迷

 

大白:很好的经历呀。希望听众能在不同的音乐风格间感受到同样的魅力,这是很棒的事。

这次周六杭州MAO的演出是混凝草音乐节的预热演出系列之一。去年你参与了混凝草的幕后工作,也去到了现场,感觉怎么样?

大白:混凝草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一去的音乐节(个人每年必参加)。相对于迎合观众的胃口,混凝草更像是引领听觉品味的地方,在阵容的选择方面会挑选甚至连音乐人都没听说过的乐队,然而在观看后绝不会感到失望。这是混凝草最吸引我的地方。

这次会和另外两支上海乐队Foster Parents和老阿姨一起去杭州演出。对这两支乐队,你有什么个人的评价吗?

大白:我们都很喜欢这两支乐队!


预热演出

关于作者: fanmu 个人网站
blablabla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