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无解专访 | 驯梦人Swimful与分身的飞刀对局

Swimful - Sapphire

一个月前,无解收到了Swimful新EP的内部试听链接。听着这些空灵虚幻的悦音,我竟一时有些茫然——音乐媒体的坏习惯是试图用文字记述抽象不定的感受;而面对这样一张专辑的轻薄氛围气息,和唯一一首有人声的《Agony》那完全无法辨识的说唱咬字,我只想逃避任何写作任务;毕竟“音乐是用来听的”。

看到《Folding Knives》的描述语,我抱着聊天的心态打开微信,滑到“Jamie”的名字,想跟他闲扯下。“你那个自己向自己扔飞刀的梦是什么情况?”“我昨天正跟我妈讲这个故事呢”,没花太久,他便回复道,“我把昨天发给她的信息直接转给你,等一秒哈。”

“我坐在一辆车里。车在一条街道的尽头,车窗摇下。有另一个我在街道另一头的车里。我们就这样隔空向着对方投刀子。那感觉起先更像是在比试技艺,然而刀子在空中飞行的过程中会翻折开,所以我开始意识到这有多危险。于是,我从汽车天窗中飘出去,飞上了一座建筑。我以为我已经跑掉了,但另一个我紧追不舍,还一直朝我扔着刀。这一次,刀子开始击中我,把我割得不轻。我死活甩不掉那个分身,只能翻过窗户进到他在的房间里制止他。终于,他不再继续向我扔刀子,而是告诉我,他是我苦难的化身;不逃跑而直面他,才是正确的做法。”

这样的故事讲完,Jamie乐呵呵地说,“这玩意可深奥了!”而我,突然情绪高涨,当下约了与他好好做一次采访——倒不光是因为他一直是我们眼中最能代表上海场景的制作人之一;他的新EP听下来能让人感觉长舒了一口气——只是,有的时候这种直面逆境的态度是那么有感染力。为了推广Swimful出众的音乐、音乐故事和他妈妈对于这个飞刀对决梦的感人解说,我愿意直面自己的分身。


Q&A

 微信图片_20190314193630

无解:W      Swimful:S

 

靠音乐养活自己的日子、媒体、没有舞蹈节拍的音乐

W:你现在在哪?采访这么开场好像弱爆了(笑)。

S:哈哈,我就在自己公寓内的小工作室里。

W: 你还住在青浦么?你在很多采访里都提到了青浦。那还是像“孤岛”一样么?

S:我在14年到17年初住在青浦,现在住在徐汇。是啊,青浦隔绝于其他市区,这是我当时很享受的一点。

W:为什么要搬走?

S:2017年开始,我有一年时间纯靠音乐养活自己。但到了2018年,我开始做音响工程师的工作。实话说,青浦就是太远了。现在这份工作,我需要经常旅行,所以如果我还住在郊区,那要去机场花的时间和金钱都太多了。

W:2017靠音乐养活自己那段怎么样?

S:那是段有意思的经历,但也差点没把我弄疯了。

W:是不是所有事情都太过现实了?

S:靠电子音乐吃饭是这样的:只有在有和你相关的演出时,你才能得到表演机会——这样机会真的没那么多,而且很大程度上这也取决于媒体在某些点上,对你有多少关注。而音乐媒体运作的方式是,他们总会极大程度地关注故事——只有当你把自己生活中猎奇的一面披露出来,你才可能得到更多曝光。这样的模式鼓励艺人在写自己的艺人简介时,会迎合媒体当下关注的问题。对于我个人,我只想做音乐,而并不愿以过多谈论我制作的东西。我可不想为自己的音乐写一份什么“一年级艺术生”似的音乐评论。但我很快就意识到,要想靠音乐活着,做这些就是我需要付出的代价。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像是为了挣房租接受自己并不想演的演出。总之最后,我意识到那样的生活方式并不适合我。

W:这么说的意思是,你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贴近整个俱乐部场景了么?

S:我DJ的次数肯定是少了很多。

W:这就有意思了。你会不会有一天彻底脱离它,转而去制作一些没有舞蹈节拍的音乐?

S:我在俱乐部圈子里还有很多的朋友。不过我能想象有一天会这么做。

 

噪音、实验音乐、户川纯

W:我知道你喜欢氛围、噪音、实验音乐。

S:老实说,我不觉得这张要发的新EP是舞曲专辑。

W:我也不觉得。

S:大部分曲目都不是我会在俱乐部里放的歌。

W:质感上很像氛围音乐。

S:没错。我觉得我的音乐里一直有氛围音乐的元素。比如,你回去听我2013年发的《马路天使》会发现,新EP中有很多一致的声音、氛围痕迹。

W:你还喜欢“非常阶段”么?他们和户川纯的合作专辑你听了没有?从后台看户川纯演出是什么样的体验?

S:我去,我都不知道这张合作专辑,现在正google查呢(大笑)。我以前是非常阶段的大粉丝,不过最近已经不太常听噪音了。现在要是听老的专辑,我就会去找那么特定几张。

W:合作专辑中,非常阶段挺“克制”的,但也有意思。你现在都会听哪几张?

S:噪音的话,我总是会去听Kazumoto Endo的《While You Were Out》、Killer Bug的《Beyond the Valley of the Tapes》和一些Guilty Connector、Torturing Nurse 的东西。非常阶段有一张厉害的专辑,用的是“Slap Happy Humphrey”的名字发的,不知道你听过没有。专辑里的歌全是森山童子的翻唱(注:森山童子的原曲混入吉他噪音)。但她发现后,就叫停了这张专辑的销售。对了,刚才你说看户川纯现场的经历——那简直是太疯狂了。因为我当时是混凝草左舞台的舞台经理,所以能从台子侧面近距离看到整场表演。当时能帮吉田达也装好他的鼓,然后看一场无与伦比的演出,真是太棒了。我在工作当中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W:那是18年关于音乐的最美好记忆了么?还是说有别的什么?

S:看过的演出来讲,那场绝对是最棒的。还有一件很特殊的事情,我第一次以“Swimful”的艺名在伦敦表演了一场。

 

伦敦的演出、Howie Lee、大物同学

W:跟我们多说说伦敦的演出吧。

S:那是Boxed的演出,我喜欢这个厂牌已经很久了——我这次和其他一些要去表演的上海朋友们回英国——表演的地方是Corsica Studios,我还是学生时经常会去那。实际上,2014年我离开英国来中国前,在那用自己的真名做过一场“磁带拼贴噪音”表演。所以,这次能回到一个承载着我很多回忆的场地演出,有一种非常圆满的感觉。

W:这样圆满的故事听着确实让人很爽。你回去之前有表演的计划么?

S:演出是提前安排好的。我联系了Slackk——我们俩其实就是在无解电场几年前在Shelter的活动上认识的。我跟他说我要回伦敦待上个一周的样子,结果正好Boxed在那周有一场活动。

W:你当时的旅伴们是Scorched去欧洲那一行人么?

S:对。当时有个好玩的时刻:我、Ross(注:无解电场的策划人、Scorched负责人)、Howie Lee、Hyph11E、Scintii都待在南岸艺术中心的门口。画面十分超现实。

W:你在伦敦上学的时候,真跟Howie Lee同班过么?

S:哈哈,我们一起上过一门课。他当时在读研究生,而我上的是本科。我们每周有一节David Toop教的即兴课,我记得Howie也上那个课。当时就是差不多10个人一起拿着笔记本电脑,把抽象的概念一起即兴合奏出来。当时一个班上的还有一些人,现在已经成了大事。像是Ewa Justka,她现在在欧洲参演非常多的音乐节。

rossSwimful和他的 'technomate' Ross在伦敦

 

即兴、大学、声音艺术

W:你喜欢上即兴课么?

S:喜欢啊。我在开始做beats很早以前,就在创作即兴音乐了。我在学校有个团叫做Trudy。我们在一起做人声自由即兴。我们的音乐应该在网上还能找得到。大伙喜欢的音乐各不相同,比如说其中一个哥们是合唱团的,他后来成了专业歌剧歌手;另一个家伙喜欢的是爵士;我喜欢的是噪音和氛围音乐。所以我们一起创作的声音可谓包罗万象。

W:大学对你来说重要么?Howie非常看重他在英国上学的日子。你学到了什么现在还沿用在创作中的东西么?

S:大学还是很有益处的。但有益的原因跟我报名时想像的可不一样。 大学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是:当事物被放在我面前,有人会问我如何看待他们——我最初期待他们教的是“这是你制作这样风格音乐的方式”——但其实真正有意义的是我对声音和音乐本身的思考。当时有很多艺术界的人会来讲他们与声音相关的一些新项目。我很快就意识到,我不想为那些搞艺术的浪费太多时间——我现在也仍然对美术艺术家跨界染指音乐这件事不怎么感兴趣。我进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氛围和噪音音乐,结果毕业的时候变成爱好嘻哈和电子音乐,这也跟大学课程简章里的方向有些出入。这其中,最必要的是,我把原有的观念都抛弃,然后必须去证实为什么我的立场是合理的,为什么我有理由不同意有二、三十年声音艺术教龄的讲师。

W:质疑与归因的能力。

S:是的。就是说,你要知道,当你面对的事情不涉及对或错,而只涉及不同观点时,这种情况下,如果你觉得你能理解另一个人的意思,而不同意他的观点,同时坚持自己的想法,这是绝对没问题的。

 

古典音乐、Cubase、写旋律时的作弊方法

W:你的古典钢琴训练也是在大学期间接受的么?

S:那可早的多。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妹妹想去上钢琴课。我妈就问我想不想去也试一下。我说那就去试下吧,结果就喜欢上了。我就这样一直练琴到了高中。那会,我爸是我们那一支摇滚乐队的经理。他买下了一套家庭录音室的设备给不同乐队搞录音。借着这个机会,我开始尝试用Cubase。结果最后,比起在钢琴上弹奏别人的曲目,我变得更喜欢用Cubase制作音乐。那会,我实际上是在制电子音乐。有意思的是,我还能找到一些当时存下来的旧录音。我那会做的东西简直就是indie-pop和UK garage的融合,但当时我并不知道UK garage是什么(大笑)。

W:你还有很么喜欢的古典曲目么?

S:我喜欢的古典音乐可多了。约翰·塔文纳的《母与子》(Mother and Child, John Tavener)是一首;我还喜欢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Rite of Spring, Igor Stravinsky);最近我一直在听很多以前的女性作曲家的作品。

W:哪个时期的?

S:主要是浪漫主义时期的。实际上,以前有很多伟大的女作曲家,但她们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一直没受到应得的认可。范妮·门德尔松(Fanny Mendelssohn)就是其中之一。

W:这个姓氏……

S:没错,她是菲利克斯(Felix Mendelssohn)的姐姐。 实际上,她写的很多作品都被算在了她弟弟的名下,她可能比她弟更有才华。她的组曲《The Year》实在是令人叫绝。

W:你上一次用钢琴弹古典曲目是什么时候了?

S:很久以前了。我在停止练习前买了本萨蒂(Erik Satie)的曲谱。之后几年我也仍然会从里面学一些曲子,大概就是高中那段日子吧。我视读曲谱的能力一直都很糟糕,所以如果想要再捡起来学点什么,我恐怕要一天时间,坐下来慢慢练,把谱子记在脑中才行。

W:这些古典钢琴训练对你现在作曲有什么影响么?

S:它对我的影响可能都是潜移默化的。我觉得,练习钢琴能教你懂得和弦、低音旋律部和旋律的门道;因为,在你演奏时,这些便会自然而然发生。一些作曲最有用的东西就是我学习古典音乐理论时收获的——你能发现音乐背后的数学规律。我学到了写旋律的作弊方法。好比说,当你有两小节很好的旋律,你只需要把第二段写成第一段的“镜像”,就总能让它听起来很棒。

W:这样的数学规律不会成为一种灵感方面的限制么?

S:不一定,你想跳出格的时候,跳出来就是了。我觉得,能有一段很放松的音乐教育,我是十分幸运的。正因为这样,我的头脑中才没有什么根深蒂固的音乐知识,那不是我想要的。

 

新EP、妈妈箴言、清醒梦

W:你说的让我受益匪浅。咱们再说说你的新EP吧。我已经听你讲过“Folding”Knives”名字来源的那个梦了。你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妈听以后,她是怎么说的?

S: 她说,“是啊,当我们要做令我们害怕的事时,如果我们带着勇气,以一种克制而带着思考的方式(而不是以反射性的愤怒方式)行事,去诱导改变,那么事情就不再那么令人害怕。可能有时候,这种方式并不能真正改变任何问题,但有时候它也确实会让事情变好——但不论结果是怎样的,我们都会感觉更好。因为,我们做了要让事情变好的表达与尝试。”她有的时候真是个深奥的人啊(笑)。

W:我真的太佩服她了!另一点让我佩服的是,你能记住梦中那么多的细节。你醒来后总会“复盘”你的梦么?你会把梦的细枝末节都记在日记里么?

S:我上中学、大学那会有个记梦的日记本。关于梦,有意思的一点是,如果你通过日常生活中的行为,为它们赋予重要性,那么它们就会变得更容易被记住。就像是在日记里记梦,又或是醒来后花点时间想想它们。

W:你的意思是,你有意地在训练自己更好地记梦?

S:梦对我来说一直是非常有意思的。我曾经试过在梦里创作音乐,但我的潜意识最后写出来的歌很糟糕。我还有一个梦的歌单,它在梦里会播放。但歌单里的歌都是现实中已经存在的歌曲。我对梦产生兴趣是因为一个叫“Maudlin of the Well”的乐队。他们的歌是主唱Toby Driver写的。Toby练习做清醒梦,并且尝试在梦里创作音乐。据说,他们有一首歌就是他完全在自己的一场梦里写就的。

W:我有点搞不懂清醒梦的意思。

S:有两种类型的清醒梦。一种是,当你睡着的时候还保有些许意识,于是梦开始的时候,你就会意识到你在做梦。另一种类型是,你会在梦里寻找身边不真实的迹象,这样你会知道自己在梦中,变得有一些意识。基本上来讲,当你知道自己在一个梦里,你就可以开始控制梦的一些方面了。比如,你可以在梦中放音乐,了解下它们听起来是什么样的。

W:天呢,我觉得我蠢的很有福气。在梦里掌控事物感觉对我的脑瓜来说太累了。

S:哈哈,其实没什么累的,只需要一点点练习。等你能轻松做到的时候,你就能揭示很多在自己思维背后运转的有趣事情。

W:所以EP的封面设计和梦有关么?那个深蓝色的画面和意识、梦境的主题有关么?

S:那是我为Yayoyanoh和Organ Tapes客串的《Agony》那首歌拍的MV里的一帧静止画面。画面里是Shelter那个隧道的墙壁。我们有一天晚上跑下去,看到里面都被毁了,连所有墙上的黑漆都剥落了。Shelter对于我和很多人来说都是个特别的地方。

 

上海、Shelter、“小爆炸”

W:说到Shelter,现在的上海场景怎么样了?以前有很多人称赞它,说它是亚洲最好的场景。有什么变化么?

S:我很难回答这些问题,因为在Shelter的那些经历发生在我人生很特殊的一段日子里。我当时刚刚搬到上海,有一年的时间都在屎一样的周二晚上,到小酒吧表演,寄希望于能有朝一日混到一个周中嘉宾的席位。然后我得到一个演出机会,特别的高兴。随后我在Gaz的SVBKVLT发表了作品。他也是Shelter的老板。慢慢的,我有了出国演出的机会。简而言之,Shelter就是我早期的向往,是我周五工作后见所有朋友的地方。它放的音乐是全城最好的,它也给了我很多机遇。所以,我觉得我特别不适合用笔头描述它的好或不好。因为,很长的一段时间内,Shelter完全等于我的生活。

W:它关张时,你的生活一定发生了剧变吧。

S:是啊,这事太疯狂了。警察下来叫停结业派对的时候,我就在那。感觉就像是猝不及防的结束,明明它一直在让上海的音乐场景变得更好。上海现在的音乐场景也还是挺好的。不过,我的感觉是,2016年突然有很多新东西冒出来——Genome登场,SVBKVLT开始更规律的发布,Osheyack、Hyph11E和我都是那会正要发专辑,Tzusing也在L.I.E.S.发表了作品;感觉有很多大事都发生在那个时间点。虽然是后知后觉,但那会就像是个小爆炸;现在在上演的更像是那时爆炸的余晖。

W:有谁现在代表着上海么?

S:当然。SVBKVLT和Genome最近都成了更有分量的厂牌。这几年有很多非常高质量的作品发表。令人更加振奋的是,新一批DJ的崛起。像是Jaya、Gouachi、HYMN、GG Lobster、Juan Plus One、Guan,实际上整个杭州帮都很厉害。

 

“觉得应该做的事”、创作方法、职业音乐人的重要一课

W:在你个人的层面上来说呢?你创作《Folding Knives》的时候,还会考虑到上海么?

S:会的。EP里面有很多细小的地方藏着极其上海的东西。 《Aura》里有一首老上海民谣的采样。不过老实讲,这张EP更多是关于我转变时期的——也就是2017年发表《Dove》后到现在的这段时间。

W:我好像听到了不同时期的素材?

S:没错,EP里绝对有不同时期的音乐。有一些是2017年的东西。那会,我因为在尝试靠做音乐挣够房租,所以专注的点偏离了音乐,而转向了如何用音乐挣钱——这从不是该有的处事方式。因此,我变得很顾及我觉得我应该做的事,而没有考虑我真正想去做的事情。

W:你说的“觉得应该做的事”是指grime么?

S:哈哈,应该说是吧。结果grime在17年变得非常“不酷”。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人们音乐口味的剧变,变化之激烈导致了我那个月都付不起房租。在英国,grime作为原生音乐风格一直有着受众,而中国大不相同。在上海,能确定的就是,大家一直在寻找最新的声音。Grime到了2017年就又过时了。

W:你现在怎么看grime?

S:我还是爱grime的。这张新EP之后,我很快就会再发一首grime作品。但我估计上海的大伙是不会再想听它了。我DJ的时候还是会放很多grime 歌曲。不过,我确实学到了对于职业音乐人的重要一课,那就是,如果你想靠沾大众口味的光挣钱过活,那结果就是整死自己。

W: EP里的歌,哪些是最近的创作?

S:《Folding Knives》是我在混音前写好的。

W:你是如何把缥缈梦境转化成这首歌里优美的合成器旋律的?从抽象的思维到具象的乐句,你通常的工作方式是什么样的?

S:我当时在玩各种弦乐采样,然后出于纯粹的偶然,找到了一个能衔接《Agony》和《Sapphire》的音调。我觉得我写歌的方式和人们做梦的方式差不多。我知道很多制作人很坐下来,然后快速浏览采样包,直到他们找到听起来好用的不同声音,接着再把他们丢在数字音频工作站里,一层一层叠成循环乐句。但我总是会先随便调个音色,然后开始在键盘上乱弹,直到找到和我共鸣的乐句。等我有了喜欢的乐句、和弦进程或是低音旋律,我就开始把各种点子、效果加上去。当你在做梦时,你的潜意识会自顾自地工作起来;而对我而言,这和演奏一件乐器的即时性有异曲同工之妙。音乐之所以美好也是因为,它不用必须有什么确切的含义。

 

“折叠刀”的结局

W:你的艺名应该叫“驯梦人”。

S:(大笑)我很喜欢音乐可以传递梦中感受这一点。

W:最后一个问题,你的“折叠刀”梦是怎么结束的?你的分身告诉你真相后,又发生了什么么?

S:有时候,正当我的梦行进到流畅的段落时,它会突然支离破碎,变成不明所以的一个个碎片。我记得,在那个梦的结尾,我穿过窗户,跑到了谁的公寓里。整个梦境的背景是伦敦,但那个公寓里,是我太姑奶家的客厅。她家在东北部惠特利湾,是我长大的地方。我小时候有时会在周末去那吃火腿三明治和果酱烘饼。当我的分身表明身份后,那个房间一下子就变成了我成长过程中的一个日常场景。场景中,我们一大家子亲戚在午后聚在一起;我还记着,分身说自己的名字叫“Lock”;不过我并不确定这些都意味着什么(笑)。不过,一个梦境分析师肯定能从这里面找到乐子。

W:“锁”是要被打开的——你的折叠刀就是钥匙。

S:(大笑)说得通!

 

文、采访、翻译、编辑:Ivan Hrozny


cover Swimful

《Folding Knives》

母带:Raphael Valensi

厂牌:SVBKVLT

发行日期:2019年3月15日

关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ž jsem starý...

1 Comment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