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谁是东方不败 ? —— 无解专访音乐制作人Tzusing

在过去的几年内,没有哪个在国内(发展)的电子音乐人有着像Tzusing一般的成长经历。

从一位专心闭门造车的偏门实验舞曲大乐迷,到能在最欣赏的厂牌连续发表唱片的音乐人。(无解走到东京都能在当地唱片店或者音乐人的口中听说对他的赞赏)Tzusing差不多是凭借着一个人的努力,走出了这么一条不寻常的路。

无解非常荣幸地可以通过网站记录下Tzusing这些年发展的一部分。而在他的首张专辑《东方不败》发表之前,我们也再一次和这位充满个性的音乐人坐了下来,了解起了他专辑奇特名字背后的意义,以及对这个后乌托邦世界的看法。


刚去了柏林的CTM音乐节演出,感觉如何? 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吗?

在演出前,我非常紧张。Berghain是个挺让人畏惧的地方,单单走进去就很吓人了。不过整个场地的声音的确是非常好,设备也很到位,所以放了两首歌之后,我就恢复平静了,对之后的整个发挥也很满意。

说到CTM音乐节的话,整个演出阵容非常好,从LGBTQ,到不同的种族和性别的人群都很好地涵盖到了,还一点都没有让人感到刻意的地方,我觉得这应该代表了以后音乐活动的方向。另外,我对所有见到的音乐人的发挥也都印象很深刻,大家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声音这一点真的太棒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建议大家可以多关注这个活动。不说了,再下去就变成推销的了。

 

考虑到你之前在LIES下已经发表了三部曲的EP,整个概念也表达得很到位,为什么这次会想到尝试全长专辑的形式呢?

这其实是LIES的老板Ron和我建议的。我之前并没有这么想过。对我来说,专辑是个可以尝试下那些不那么舞曲化作品的机会。

TZUPRESSWEB1

对中国乐迷来说,专辑的名字《东方不败》非常亲切。大家都看过电影或者至少知道这个人物,是什么让你想到把专辑名也定为“东方不败”的呢? 有没有想到如何用英语来翻译这四个汉字?

“东方不败”的英译名是”invincible east” 。不过,本身的设计和文案上并不会出现英文,就只有中文而已。我并不想通过这个名字让人感觉我很“爱国”或者说亚洲很强之类的。我只是觉得“东方不败”这个角色本身很有意思,因为Ta可能是中国文化里少见的,雌雄同体的人物。在原著小说里,所有人都想尽一切办法要得到《葵花宝典》,而当你一旦得到了这本书之后却会发现,为了练成那个最强的人,你必须先要把最能代表你男性化和力量化的部分割除。(你的蛋蛋)

所以我觉得,这其实表明了平衡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当然林青霞阿姨在电影里也对这个角色的不对称和冲突做了很完美的诠释,特别是她以针线来代替拳头和锁链为武器这一点。我对这样的概念一直都非常感兴趣。

Tzusing —— 日出東方 唯我不敗

一开始在LIES旗下发表作品的时候,你还住在上海,也基本只在上海演出。但在过去的几年里,你除了经常回台湾居住之外,还有了去东京和柏林演出的机会。这样生活上的变化对音乐创作有影响吗?

说实话,演出本身对我的音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或者即便有的话,我也没怎么意识到,真正对我有影响的是,我和朋友的交流对话,以及对以往不太听的音乐的涉猎。当然,在台湾的生活对我也是有很多启发,比如重新回到成长地方的乡愁,像小时候看的香港电影,听的台湾流行音乐之类的。我很喜欢现在台湾的环境,它的确让我想到了很多东西。

另外,我最近买了一个低音炮也对做音乐很有帮助,现在你可以在我的音乐里听到低音了。

 

《东方不败》专辑收录的《Esther》里,有着类似于唢呐一样的合成器声音,令人想到Zaliva-D的作品,考虑到你们两位一直都对对方的音乐很欣赏,这样的尝试其实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你如何看待有越来越多音乐,比如Zaliva-D,Osheyack和Mabonona开始尝试制作粗糙而又工业化音乐的趋势呢?

我也没有想到现在会有越多越多的人对这样的音乐感兴趣,特别当你考虑到我们这些人都非常不擅长宣传的时候:) 但的确,像这样比较极端和愤怒的电子音乐其实一直都不缺它的受众,我希望我们的音乐可以让这些人感受到回家一般的舒适。

Tzusing —— Digital Properties

除了创作自己的音乐之外,你近几年还给包括Yen Tech和Osheyack在内的音乐人制作了Remix,并与Samo DJ有合作,和别人一起工作的感觉如何?

不管是合作还是Remix,前提都要是我喜欢他们的作品。和Samo DJ的合作非常开心,我们可以互相启发,听取意见,像这样有人在身边一起创作的时候,我往往会更有动力。想法灵感当然很重要,但创作的激情也是并不可少的。幸运的是,对我来说,这两者通常都会一起来。

 

回到你做了很长时间的派对Stockholm Syndrome上,当你刚开始做这个派对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孤军作战的。而现在有了Illsee的加入之后,Stockholm Syndrome已经在国内有了一批固定的听众,如何看待这个派对多年来的影响?

这种回顾的感觉,其实挺奇怪的。之前Osheyack也在和我说这个。有时候当你太过身在其中的话,可能反而看不清楚吧。我能说的就是,我对这个派对,以及自己过去几年做的事情还是满意的,虽说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精力可以放在派对活动上。

TZUPRESSWEB2

最后我们展望下未来,目前整个世界的发展并不乐观,很多地方都一团糟,2017看上去充满了不确定性,作为一个后乌托邦世界的观察者,你怎么看到人类的前途问题?

我觉得人们会变得越来越激进。可能在平和的环境下,价值观和各种决定可能还没有那么重要。但在现在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必须明白自己的位置,特别是对现在生活在美国的人来说,这几乎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我自己也不知道人类的出路在哪里,但感觉这样的情况下,工业的,愤怒的音乐似乎会越来越有市场:)

 

采访: bobby


Tzusing的首张专辑《东方不败》会在2月28日,于LIES厂牌下正式发行。
3月10日,他则会和Ron Morelli,Will Bankhead和Samo DJ等一众个性音乐人在东京俱乐部Contact演出。

TzusingLP092cover

jp-0310-934430-front

关于作者: Gonzo

57 Comments

  1. 其实这个也是二月份录得..只不过你知道煽情的节目后期好做..你那个我不知道该选啥歌= =、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