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All Posts Under 采访

无解专访 | SUBS:若为自由故,万般皆可抛

久违了! 前几日,我们与新朋友京A精酿啤酒密谋已久的“京A 别闹”终于官宣!乐队合酿、线下巡演、隔空演出,我们的灵感不断涌现,但SUBS将是这一切的开始,因为我们相信这支乐队的现场准能让你回过点神儿来,想起现场演出是怎样地在你的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一部分。 不久前,我们抓住SUBS的主唱抗猫,保持着几百公里的社交距离问了几个问题,数量不多,但这里面有趣闻、有你感兴趣的、也有新期待。 Q&A 先问一个乐迷比较关心的问题,目前SUBS有发行新作品的计划吗? 有!时间进度因为疫情耽误了,本来今年有录音、发歌、巡演的计划。我们后面继续干。 乐队一直没有签约任何厂牌,保持着独立的状态,你觉得这样的生存方式给乐队带来了怎样的益处? 若为自由故,万般皆可抛。最大的益处就是可以保持野蛮生长,尽量酿一个没有污染的乐队出来。基本上做人的风格也就简单直接得多了,我相信这是杜绝变成自己少年时讨厌的人行之有效的高招。 SUBS演了很多演出,也看了很多演出,能分享下你印象最深的一次观演经历吗? 我近年在纽约看的一场Television,主唱兼吉他手Verlaine已经60多岁了,他那天左手的劳损伤痛很严重,每首歌间歇都表情痛苦地甩手,但是音乐一响,就是无懈可击的演奏,而且老歌比原来音乐性还要强,加长了大段的solo,编曲、音色完美无瑕!我听得如痴如醉,看到他们带伤返场时,我忍不住大哭。 ​你们在专辑《yoU aRe yoU》中对配器的改变让人印象深刻,展现了乐队在创作上比较开放的一面,你怎么看待乐队的这种转变? 那要是再听听现在新完成的几首歌,会觉得那时候才转变了一点点。世人的吃穿用度和与世界的联络方式都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我不能想象艺术家的敏感神经怎样能忽略它,至少我不想刻意回避人类自然进化,我甚至更愿意选择回到未来。 2020年的SUBS和2002年刚出发时的SUBS比,什么改变了,什么一直没变? 我们从来不想改变组建SUBS的初衷,借由此追求纯真、勇敢、独立、自由的一生。单纯从音乐上来说,我们对于音乐的热爱,在这一二十年间没有一丝一毫的衰变,并且更加深情。改变的也是我们一直不愿意被贴标签的部分,就是如果你要用即成的风格名称约束想象力和创作欲,那我一定想破坏。我更好奇四维、十一维如何定义这一切。 6月6日是SUBS的首次直播演出,京A精酿啤酒与SUBS合酿的【男玩儿】IPA也将登场助兴,我们应景地问了几个和啤酒有关的问题。 亲自参与了“京A 别闹”的合酿啤酒项目后,有哪些新发现可以和我们分享吗? 新发现还挺多的。我本来就喜欢喝精酿,京A是圈中翘楚,我一直欣赏创始人Alex和Kris创新的激情和纯粹的追求,能亲自参与去酿一款,这首先是发现了“幸运”。而且京A在整个过程中对SUBS非常尊重和友好,我们互相分享音乐和啤酒,这也让我发现了合作的“趣味”。可以说这次收获颇多,学习新知识、交到好朋友! 让啤酒的各个原料互不抢戏,又能最大化地发挥风味,从这个角度看有一点像混音,如果可以随心所欲地“混”一款自己喜欢的啤酒,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 那这肯定是个魔法啤酒,在口渴的时候很甘甜,在吃东西的时候很清冽,在讲情话的时候很香醇,在和朋友一起嗨的时候很爽快。所以可能就是这世界上并没有一款啤酒是最好的,就像音乐、人生一样,丰富多彩是最好。 印象最深的一次喝酒经历? 去芬兰参加一个在森林里的朋克音乐节,整个森林里都是鸡冠头钉子皮搂,我们演完下来,感觉整个音乐节的人都和我们打了招呼,不停地有人给我们递各种各样的酒瓶,这个说尝尝芬兰特色,那个说尝尝我家最爱,我们一路走着玩喝了恐怕有上百种酒,我还拿着个缸子从草地上一个一米口径的大桶里舀酒喝。最后的记忆是我跟队友说“我喝多了”,他说“喝吧爱谁谁”。这是我第一次断片,第二天听说我是被他们在一坡上找到扛回去的。估计扛得不太稳,我那膝盖都磕肿了。 最后说说6月6日的直播演出吧,能给大家透露一下看点吗? 全国以及全世界人类都蛰伏已久,SUBS也差不多半年不能演出,一般憋久了就会演疯掉。最近我们的工作团队为场地、设备、调音等等废寝忘食地筹备,但我很怕这些高大上在我疯掉时又搞成一塌糊涂。反正是没站过的地方、没用过的设备、没做过的直播,还有最近刚完成的没演过的新歌。看点就是不看肯定想不到。 6 月 6…

国内采访

“血器连线”:BLOODZ BOI与Organ Tapes互访

12月20日,本周五“无解电场 + PAIDUI 年终派对”前,我们让两位主角,Organ Tapes和BLOODZ BOI,首先进行了“情感连线”。在篇幅不长,内容不少的友人问答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二人所受的远近深浅各方面影响以及缘何他们可以在《黑白》《没救》等合作作品(这次年终派对两人将第一次共同表演这两首!)中表现出技艺层面高度的默契和精神上的恬然、融洽。    BLOODZ BOI – 黑白 feat. Organ Tapes Organ Tapes (OT)、BLOODZ BOI(BB)   BB: 我一直有关注你在听什么音乐,我发现我们在音乐上有太多共同的口味,尤其是在美国的说唱音乐上;像12Huncho、Lil Zay Osama、YoungBoy Never Broke Again等等。(除了Chief Keef这样知名的,)你觉得谁影响你最多? OT: 对,就是,我也有这个印象,我们两个确实有共同的口味;这可能就是我们心心相印的原因之一。你说的这些人我都很喜欢!如果我们只讲美国说唱音乐,除了他们以外,我最近特别喜欢很多佛罗里达的说唱歌手(比如说Bossman JD、Soldier Kidd、Glokknine、John…

国际采访
无解电场

迷幻家常:水门汀/推骨牌的人/地藏 特别访谈

何为迷幻 只言难尽 不如拉一家常 聊个七荤八素 片语间窥窥究竟    「迷幻家常」  水门汀 x 推骨牌的人 x 地藏 水门汀 // 停业整顿一年后,重新归来探索新的迷幻旅程 推骨牌的人 // 徜徉在乱弹的海洋里 地藏 // 怪奇佛系乐队,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你可以在9月28日上海育音堂「幻の夜」看到这三支来自上海的迷幻乐队▼   海报设计: dogCO3     以 下 为 访 谈 内…

国内采访

无解专访 | David Gedge:我是个扮演年轻自己的演员

90年代叱咤风云的The Wedding Present The Wedding Present – Kennedy (live)   “安可(encore)是一种俗套的摇滚仪式……有些乐队就是在曲目单底部划条分割线,然后再加几首歌,然后再加条线加更多的歌;所以,这一切都是非常有预谋的,在我看来有点不真诚”,主唱David Gedge在曾经的采访中这样解释为什么The Wedding Present乐队从不“安可”。作为这支1985年成立于利兹的独立摇滚乐队而今唯一的初始成员,David从组建乐队之初就展现出自己鲜明的内、外在特质。乐队的作品主要描写各种苦情故事,被传奇电台DJ——John Peel 盛赞为“摇滚史上最棒的情歌”,而David唱起歌来却从不拿腔拿调;他操着英国北方口音,扯着嗓门,在锵锵作响的飞快吉他演奏中讲述着“诗意”与“失意”并存的情感生活,而这一讲便讲了30多年。这些年间,The Wedding Present以不同的阵容发表过9张全长专辑。而惊人的是,除了前两张专辑——名声大噪的首专《George Best》和后续更为统一完善的《Bizarro》——都以快节奏的三和弦结构小歌为主,在曲风与创作方式上大同小异,其余每一部录音作品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David和乐队在创作方面的进取心:1991年与Steve Albini合作的《Seamonster》有着美式grunge的质地,1994年的《Watusi》显现出地下丝绒式的迷幻肌理,2016年的《Going Going…》则有着概念化的叙事风格……他和The Wedding Present用永不褪色的个人化情感主题与方式多样但总能直抵人心的表达征服了一代又一代歌迷,成为了英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当之无愧的cult英雄。   如今的David Gedge每年都会组织以The Wedding Present压轴的迷你音乐节,将喜欢的音乐人与曾经乐队成员的新乐队带到现场,分享给认同他独立视野的观众们;也会奔走世界各地为死忠乐迷带去包含新老经典曲目的现场表演。在受肥脸唱片邀请,7月份首次与乐队来到中国进行巡演前,这位备受尊敬的音乐人通过邮件与无解聊了聊创作的诀窍和世上最棒的足球运动员。  Q&A  作答者:David…

国际采访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