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披着Lo-fi外衣装神弄鬼:远距离,真热情——解剖新晋三支英国乐队Wu Lyf, Fixers, Fair Ohs

”Give a man a mask and he will tell you the truth.” — Oscar Wilde

Profiles:


Fair Ohs 更偏向Hippie时代精神,用很多铃鼓,民谣Lo-fi。无论是在多样性方面来讲还是入耳程度来说,Fair Ohs都是这三支乐队中相对最弱的一支。不过专辑同名的 “Everything is Dancing”实在是不错的一首,MV也平民化的让人惊心动魄。Katasraj一首也以独有的爆破力让人耳目一新。Semi-acoustic guitar营造出的空间感、贫穷感、和荒芜感,给人带来一种别样的诗意。

Fixers 的外太空的气息完全没有阻止他们装神弄鬼的走向。他们的志在天外和来自于posh的牛津有很大关系,和其他两支乐队(蛮荒的曼城和破败的伦敦)形成鲜明的对比。不仅在歌曲内容方面,大量的电子配器元素也让他们的歌听起来陌生、遥远并超俗。目前发展势头非常好,今年正式签约Vertigo,发行了第一张EP,还在很多音乐节上露面,包括Itunes Festival上还和Noah and the Whales同台演出。很多歌曲也让人觉得像邪教仪式一样: Passage/Love in Action中间包含了大片的集体吟诵: we are the sun, we are the moon. 难道是岛国的日月神教不成?

Wu Lyf,被Pitchfork标记为Tribal Rock。来自曼城,目前势头正猛,是这三支乐队里名气最大的一支。个人非常欣赏,是对曼城占主导地位的所谓“英摇”款和电子的一种聪明出人意料的突破。也用很多semi-acoustic guitar,圆润饱满的吉他声和原始、嘶吼的人声形成极大的反差。开头两遍听的时候我都不能确定唱的是英文:Cave Song一首,至今我都完全没有听懂。但谁在意呢?他们的声音本身就是信息。
这三支乐队最大的共同点就在于专门营造出来的一种原始感和粗糙感,都有着lo-fi配器和不加雕琢(其实好雕琢的)的人声。Screamy认为,这三支乐队的同时兴起不是一个巧合,而是代表着激情暗流向主流的回归。


纪录片里一位业内人士说:音乐圈流行趋势的初始状态是pop, 如果没有更强势的风格占领大家的心的话,市场的第一选择便是漂亮不伤筋动骨的流行歌曲。三五年前风行一时的garage revival热度退却,激情一度的the Libertines, Franz Ferdinand一流散伙的散伙,销声匿迹的销声匿迹;The Strokes新专虽然还是Screamy的心头好,但也不再是朱公子年轻时候冲劲十足的状态,Arctic Monkeys新专的阴柔更是让人大跌眼镜。眼下侵占媒体的什么Hurts, Mumford and Sons, Bombay Bicycle Club, 新起的Foster the People, Washed Out, The Horrors家主唱的side project Cat’s Eye什么的,说实在的就是取悦人们的听觉,顺耳而已。在遍野的娘娘腔和小清新之中,热情蓬勃的野蛮力量是一定会异军突起的,今年年初忽然被英媒力推的The Vaccines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作为乐队The Vaccines无论是曲风还是外形上都没有什么太大特点,但就是又快又脆,给在靡靡之音中耳朵磨出茧子来的人醒了醒脑。但不同于正统摇滚型的The Vaccines,以上列出的tribal rock乐队们虽然带着喷薄的激情,另一方面却又保持着自己和现实世界之间的距离。

这难道不是更加逃避主义吗?的确。窃以为这种疏离和人们在西方社会中感受到的无力和失望是分不开的。所有带着promise的强烈音乐们都被磨平或自生自灭着。少年们的热血确乎走不了多远。Girls and Boys还是在阳光海滩上寻找着Girls and Boys,Common people还是住在蟑螂乱跑的房间里,我们永远都不可能Live Forever。青年人用摇滚和肾上腺素对抗失望,就像是在扶梯上逆行一样,没有人能冲到顶端,总是被裹挟着下行,回到安全的靡靡之音上去。靡靡之音们当然也有自己存在的意义,作为背景,就好比大规模复制的梵高向日葵,作为kitchen art,并不需要多花什么思考。当摇滚要变得过于严肃过于aggressive的时候就威胁着丧失听众或者内爆。毕竟一个音乐家又有什么权利要求观众对自己投入过多呢?大多数人听音乐的时候是想获得一点简单的愉悦。

Tribal rock可能是一种折中的方式:用故作幽默故作粗糙的表达方式吸引人,传达的却不见得是简单的信息。装神弄鬼的精神实质在于一种黑色幽默感,一种游戏人生的精神。这本身既是一种对自身的保护也是对周身事物的一种批判。Glam Rock 当年不就是这样吗。当生活让我们严肃不起来的时候,就只有藏在某些角色的背后才能说出真相。引用王尔德的一句话,也是被引用在《Velvet Goldmine》电影里的一句台词:“Give a man a mask and he will tell you the truth.” 在半真半假装神弄鬼的背后其实是一种真实的对宏伟的对宗教式的虔诚对严肃的渴望。在 Wu Lyf 和 Fixers 身上这一点尤其的明显,设计荒唐的现场表演给人一个装疯卖傻的理由,但在游戏般的醉舞和颂唱背后,谁能说自己体验到的不是一分真正的虔诚呢?

文 / Screamy

关于作者: Jin 个人网站
一个音乐、电影、科技迷,金属乐、Google 和披萨的狂热爱好者。除了无解,你还可以在时髦上海(SmartShanghai)和 Vice 上看到我的文字。错别字一直是我的心头痛。

5 Comments

  1. Being ridiculous and rude is so different from being critcial.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