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音乐节回顾:2014 纽约摩登天空音乐节 @ 纽约中央公园

我们曾在之前做了今年国庆的第一届的纽约摩登天空音乐节的预告(点击这里)。虽然历经了下雨等困难,但整个音乐节还是顺利圆满地结束了。尤其是身在异乡的中国留学生们,也难得能在另一片土地上感受着自己国家飞速发展和充满激情的青年文化。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摩登提到了未来几年将计划把摩登天空音乐节扩展到南美华人相对比较多的其他城市,还有欧洲。摩登天空走向国际的这一步,在摸索试探中,似乎找到了未来的方向。

下面是由无解在纽约的记者李爽发来的两日音乐节回顾。


说起摩登天空音乐节没有人会感到陌生。我与摩登的故事和大家都一样,无非是一个过气的文艺/问题青年,甚至比大部分人的都还毫无看点—我从未在摩登上遇到一个他,也未和以为是soulmate的朋友在喜欢的乐队前泪流满面,唯一一次喝了一杯像样的酒便在草地上昏睡了一下午错过了所有想看的乐队。而摩登天空纽约音乐节听起来冷不防像是一个湖南卫视投资的暑期大片会出现的桥段,或者一个超现实的命题。但仔细想想超现实已经成了现代社会的基本日常,尤其是在前几天刚刚被发现一只死熊崽的纽约中央公园。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1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2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13

纽约是各个大牌巡演的必然站。两年前刚踏上纽约土地的我在飓风Sandy期间也风雨无阻地去看心心念念的乐队,而现在从沙发上抬起屁股都要挣扎好久。此次摩登阵容除了大学时期常看的后海大鲨鱼、重塑、张悬、万青、Lenka等黄金周必备,还有让我癫狂的美国热血Hardcore乐队The Blood Brothers和老牌电子Liars。音乐节场地其实只有中央公园中叫Rumsey Field Summer Stage的小小一片地,铺着绿色的塑胶假装的草地。Summer Stage是名副其实的夏天舞台,Cibo Matto、Andrew Bird、Beirut等等音乐人都曾在这里演出。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3

还没睡醒的我第一天尴尬地带着我朋友被挡在了音乐节外,因为他们完全“忘了把我放到媒体名单上”。除了我还有一整队尴尬的媒体人站在Media Tent前茫然摊手。这时突然场内传出了小女生们尖叫,紧接着就是张悬的歌声。骚乱的媒体人们也安静了下来,身后一枚美国大胡子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你知道这是谁吗?我拿着宣传册子给他指了指。张悬从来不是我的菜,在国内参加音乐节她也从不是我的重点,这其实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音乐,断断续续从场地内飘出的歌声在我脑海里勾画出了想象中她的脸孔,一看宣传册竟然没差多少。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4

折腾了一番终于进了场地,99%的观众居然都是自己人。但是人口总数与密度都比国内低了10倍。在国内露大腿的姑娘则露起了屁股蛋,还有的像移动的布鲁克林二手店里的衣架,和国内音乐节景致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个姑娘摆起了小摊卖手机壳,一个40(美元)。有人举起了“国安永远争第一”的条幅,但是无人响应他自娱自乐了一番就放回了包里。重塑雕像的权利上了台,中国青年们在前排蹦起了小片灰尘。这个陪伴我度过每个黄金周但是我从未认真听过的乐队当天却给我带来了很多惊喜。朋友说,我觉得全纽约的中国人都来了。 甚至还有从其他城市专程赶来的。好像每个人都是一块小小的拼图,围绕在舞台周围,拼在一起成了一个迷你中国。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5

重塑后上场的是美国硬核乐队The Blood Brothers. 上高中时候我在一堆没人要的打口碟里被他们诡异的封面吸引(对不起又是一个如此恶俗的邂逅)—— 一个流着黑色的线条状眼泪以及口黑的女子。除了每个愤怒的乐队里都有的一枚嘶吼的主唱外,The Blood Brothers以还有一位假装高分贝女声的男主唱在硬核以及美国西岸音乐场景中独树一帜。除此之外,他们先先后后各个成员所参与过的乐队横跨的地理以及音乐流派都丰富地让人吒舌—光贝斯手Morgan Henderson同时也在民谣乐队Fleet Foxes以及另一个民谣乐队The Cave Singers(2010年Split Works举办了他们的中国巡演)担任演奏多种乐器;其他有该乐队成员参与的乐队还有Jaguar Love, Past Lives, Neon Blonde, Head Wound City, Soiled Doves, Waxwing, The Vogue, Shoplifting, Gatsby’s American Dream等。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6

高中永远被当成怪人的我都习惯在下课后一个人躲进校园旁边的小树林塞着耳塞看着天暗下来看着身边的树变成一片片黑影。他们在2007年宣布解散,我也高中毕业来到了大城市上大学,第一次去了北京看了摩登。我从没幻想过他们会在我有生之年重组(死了后也许会), 更没幻想过时隔七年他们再次在纽约演出的场合是那个第一次让我开眼界的国产音乐品牌。重塑到The Blood Brothers的交替对我来说比什么都超现实。全场那1%的美国人都是来看他们的,这时候他们都挤到了舞台正中。主唱之一Johnny Whitney这些年结了婚有了两个娃,随之而来的时光在他身上累积的肥肉。若说解散前他的演出风格是癫痫怪异,现在则是在其基础上增加了一分喜感。但没人想管这个闲事。大家只是来瞻仰青少年时期的神,只是来重温在心底不可能消逝的(没有旋律的)音乐。他们演出了他们的各个经典曲目,“Love Rhymes With Hideous Car Wreck”、“Set Fire to the Face on Fire”、“Trash Flavored Trash”、“Laser Life”、“Ambulance vs. Ambulance”等。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7

老牌电子乐队Liars 紧接着带着2014年新专辑上场。乐队经过多次阵容变换固定为现在台上三人,主唱,打击/合成器乐手/吉他,以及鼓手。岁月好像不是问题,他们该蹦照蹦,该跳照跳,主唱屁股扭得可欢,演了新歌也不忘旧爱。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8

压轴乐队是Atomic Bomb! The Music of William Onyeabor, 这是一支向尼日利亚音乐家William Onyeabor致敬的乐队。但这时国人也都撤了,剩下熙熙攘攘的人在场地里欢快的跳起了舞。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9

第二天的阵容更是充满了我们耳熟能详的乐队。开场是万青。由于种种原因,我又迟到了;从70街迈进中央公园时,《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已经回荡在中央公园的树丛里,在真正的绿地上弹跳。这首歌却从未如此打动过我。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12

对国人或外国人来说,第二天真正的高潮非二手玫瑰莫属了。梁龙老师很真诚地尝试着说英文“Hello, we are from China! We 他妈的 from 东北!呀!不放洋屁了! ”他们不仅丝毫没有收敛自己的特色,反而变本加厉,让沸腾的人群哈哈大笑。接下来的舌头演出时大屏幕上出现了精彩的弹字视频,总体风格是黑底红字,和着音乐节奏变换闪烁。

Modern Sky NY Fest 2014 11

这次纽约的摩登天空音乐节好像原封不动地把国内曾经举办过某一届原封不动地搬了过来,小册子的设计,场地里的氛围,阵容也是不变的菜色——国内小清新先爆出香味,再下锅爆炒电子,冷不防冒出一两个前不着村后不着调的乐队像是加水煮熟,最后再来一个压轴乐队勾芡放调料收锅。出发前对音乐节的期待就是每个乐队能演成不被拉电就算成功,但我不得不承认除了媒体入场管理混乱以及第二天舞台大屏幕轻微延迟,整个音乐节的音效调音以及舞台效果都无懈可击。第二天舞台大屏幕的轻微延迟反而制造出两个视觉现实,给观众带来一种奇特的恍惚。但更重要的是原封不动的体验和经历,给天涯海角国人齐聚一堂和一个重新审视自己国家文化的角度,和重温那些年的机会。

文  /  Li Shuang   照片  /  Amanda Hatfield (Brooklyn Vegan)

关于作者: fanmu 个人网站
听歌,淘碟,看书,观演,逛展,追剧,每一件事,都只是为了让人生多一些有趣,多一些可能性。

7 Comments

  1. 帝都几千万的人口,上万人点赞就变成了大多数?我书读的不好,请不要骗我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