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和witch house有什么相干”—— 化名为oOoOO的Christopher Greenspan采访

将近四年没有发片,沉寂了许久的oOoOO,目前正在亚洲巡演,本周四他还会来到Shelter进行自己的上海首秀。无解也在此期间,对他进行了一次邮件的采访。

国际采访

丹麦朋克乐队Iceage(冰河世纪)采访

丹麦风头正劲的朋克团Iceage(内地歌迷喜欢称作“冰河世纪”)将在本周末首次来到内地,在上海和北京举办专场演出。乐队去年的新专辑《Plowing Into the Field of Love》在不少权威媒体的年终总结里都榜上有名。然而,更值得一提的是乐队成员,特别是主唱Elias传说中爆棚的颜值,如果现场前三排站满疯狂少女粉丝的话请不要感到震惊。无解在乐队即将来中国前,对乐队进行了一个邮件采访。当然,采访中我们还是将重点放在了音乐本身,虽然在最后忍不住给乐队看了“红花会”特别制作宣传的小视频… 这是Iceage第一次来中国,你们有时间做些观光什么的吗? 有,我们在每个城市都会有一天的空余时间,还会经历从上海坐火车去北京,应该会很棒。 我在网上看你们之前的访谈,乐队成员显得不是很喜欢那些冲着去mosh或发疯的观众来你们现场。最近你们在美国和Trash Talk一起同台 ,那场演出如何?你们享受为同样的粉丝群表演吗? 如果是真实的,发自内心的(mosh 或发疯)就不烦人,我们反感的是那些为了发泄而发泄的人。那次演出的乐迷群挺不一样,但结果还不错。 丹麦和美国对你们的接纳程度有什么差别吗?在巡演了全球那么多地方后,不同的文化群体在你们眼里有没有显著的不同? 我们在哥本哈根演出的情况和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同,因为我们已经演过多次,所以那里能见到许多熟人。我不知道各国的文化群体有什么 与地域相关的区别,美国有好多外向的年轻人,但去演出的文化就有差别。音乐节的受众群很奇怪,因为人们会去看很多乐队,好像在逛商 场一样。另外,我觉得单从统计角度来说,人越多的地方,遇到有意思的人的几率就越高。 最初是什么让乐队的成员在一起的呢?你们彼此都认识了很久,是不是在音乐上比较少有异议? 先是朋友几个在一起听音乐,想做点什么,那是消磨时间不错的方式。接着我们就成为了专业的摇滚乐队。在音乐上我们通常都很容易达成共识,(我觉得)是因为我们有相同的品味,和一种无法下定义的远见。 你们发行的三张专辑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但我知道对不少艺术家来说,过去的作品中总有想去改掉的地方。如果你们有机会,会去改变什么? 我觉得每张专辑都代表了它本身的面貌,无论做任何改变都会造成巨大的破坏。 试听:Iceage – You’re Nothing(选自2013年专辑《You’re Nothing》) [audio:https://www.wooozy.cn/wp-content/uploads/audio/Iceage%20-%20You’re%20Nothing.mp3] 在《Plowing Into The Field…

国际采访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