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Razorlight 复出专题(1)Get Loaded in the Park音乐节 回顾

Razorlight有一个很不错的中文名字“剃刀光芒”,非常犀利和不羁。然而,似乎有一阵子没有感受到他们的光芒了。09年3月鼓手Andy Burrows另投其他乐队之后,虽然乐队找到了新鼓手继续专辑《Slipway Fires》的巡演,但创作上好像提前进入了休整状态。好在,今年,主唱Johnny带着新成员们重新进入了乐迷的视线,已经公布了一系列的巡演计划。而我们无解在英国的特派员悠颜则在Get Loaded in the Park音乐节,看完Razorlight的动人演出后,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乐队。下面是她的音乐节上的Razorlight演出回顾,也是我们无解“Razorlight复出”特别专题的第一篇。

有多少人还能记得Razorlight。

这是Screamy告我她订到了Razorlight领衔的音乐节门票时候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问题。

在这个哪怕每年都出一张新碟都怕会被人忽略的音乐市场里面,在这个大街上随便扔块石头都能砸到一个玩乐队的人的小岛国,整整将近两年的销声匿迹,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空缺。想着Razorlight还是我最初时候开始听摇滚时候的启蒙之一,来岛国之前我还特地在网上溜达了一圈想要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巡演计划,结果Last.fm和官网上全都是一派荒芜,根本没有任何乐队其实还在活动的迹象。我当时真的也没太挂在心上。

真的,谁少了你这支小团还就不能过日子了呢?

而如今,或许真的是在牛津住的这些时日,看了那么多地下乐队的演出,认识了那么些尚还在摸索着玩音乐的孩子,这才真的明白他们的酸甜苦辣艰辛不易。音乐于他们,是生活,是事业,是信念,是紧着赶着想要奔跑过去抓在手里的希望。

于是动身去看演出之前,翻出Razorlight的各种音乐视频好生复习了一遍,一切尚未开始心里先是一番五味杂陈。或许是一路风雨走过来的队友们的离去实在是伤到了主唱Johnny的元气,或许个中还有其他原因,看Promo视频里面Johnny突然变得又谦虚又脆弱眼神躲躲闪闪的状态,着实担心他能不能撑得过这场其实风险巨大的回归——真的,作为一个还算得上是“刚刚过气了一点”的团,如果能够趁着大家还能哼唱出他们最流行的调调的时候再搞出点像样的新玩意儿,那还可能再在公众视线里停留几年。可是如果连这次机会都把握不好,残酷的音乐产业是不会再给你第三次机会的,更何况而且这次领衔的这个小音乐节几乎可以确定是他们今年夏天拿到的唯一一个headliner !

当天起床,看到窗帘外暗沉沉的天色,就忍不住想骂娘……可怜这一整天都是断断续续地下着冷雨,悠悠闲闲不紧不慢。我交叉着手指祈祷了得头都快疼了,结果还是天不遂人愿。最后我只能非常悲催地开始希望,所有这些能够和我一样在雨中等到最后的人们,都是真的爱Johnny的人们,希望所有人能够坚持到最后热烈到最后,一起给Johnny一场华丽响亮掷地有声的回归。

倒数第二个团The Cribs (也是我和Screamy的心头大爱)一演完,我和Screamy就拼了命地往前挤,最后也只能将就地站在大概第三排左右的地方。看舞台倒是很清楚,但想要和Johnny有点更亲密的互动啥的可能就比较难以得逞了。但是所有的一切,刮风下雨浑身淋得透湿被人高马大的欧美男女们挤得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撞得浑身生疼……所有这一切,在看见Johnny穿着他那身娇俏精神的小红西装箭步跳上舞台的时候,都值了,值了!值了!!!!!!!!!!

Johnny一定也是为了今晚这一场华丽的回归下足了血本,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和Promo录像里面胡子拉碴的憔悴状(那样也很动人啊我也很喜欢啊!)不同,原本就俊俏貌美的他脸刮得干干净净,打扮得十二分爽朗犀利,纯红浓黑打底亮银色点缀的一身行头,真是英气十足到让人捶胸顿足。但他真的是看得出来的清减啊,脸颊都有凹陷下去的迹象,裹在衣服里面的小身板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心疼……

第一首歌是Back to the Start, 这真的是再明显不过的姿态了对不对?!就是要重新开始,而且要超越从前的辉煌!清脆利落的开场之后接着马上就是我最爱的那首 In the Morning,原本正想帮Screamy从比较好的角度抢个镜头的我瞬间就顾不上了,把相机往她手里一塞就开始上蹿下跳。

从来都最爱In the Morning开头那串漫长又利落的鼓点,噼里啪啦甩出长长的一记让人战栗的劲力。Johnny清亮爽脆的吉他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微微带着些神经质的颤抖一般,却又如此干脆利落地切开湿冷阴郁的天色,让我感觉自己整个人的每个神经末梢都兴奋了起来。完全不顾形象地地用力跳着,我举着双手大声合着Johnny的声音唱,“In the morning, you know you won’t remember a thing. In the morning, you know it’s gonna be alright!”我们都知道,就算是到了明天早晨,事情也不会自己变好,shit will still be shit。但是,今朝有酒今朝醉,高举双手痛快淋漓地忘掉那些,又有什么不好!这些都是Johnny特有的,警醒苦涩的清明。他大声地问着,“Are you really gonna do it this time? Are you really gonna do it this time!?”这番狰狞着尖锐浸透着痛苦的质询在我心中激起了那样多五味杂陈的回响,感觉自己如此渺小如此humble。

Setlist一首一首地往下跑着,Before I Fall to Pieces, Stumble and Fall, Golden Touch,Rock ’n’ Roll Lies, Tabloid Lover…… 全部是熟悉的调子,全部是再明显不过的痛下决心意气昂扬。唱到最动情的那首Somewhere Else的时候,Johnny到了一半突然停下了手里的琴,扯着话筒架子就开始往观众席那边走,说着为何你们要在雨里淋湿我却要在舞台上自在……

当时听到这一句话我差点就要泪下……这是一个改变了多少的Johnny啊。他仍然是骄傲倔强的,却在同时又变得柔软甚至有一点点沉默,对歌迷的每一点回应都显得动情而且感恩。得要是怎样艰难的经历才能把那个曾经目空一切的孩子打磨成今天这样!风雨里面他站在观众们面前唱着,我想去其他另外的地方……我真的很想去其他另外的地方……

就在那一段里面所有人都向Johnny所在的方向涌过去,相机举了半边天那么多。我却只是呆呆地站在人群里面,看着他在人影浮动中的那一点点轮廓,失去了行动的力气,失去了言语的力气……真心想要跪地大哭……但就连泪水在这样的场合之下都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就如事前所宣传的那样,Razorlight是表演了几首新的曲目。总体印象是阳刚大气,力道惊人。新来的鼓手和从前风格娇俏轻巧的Andy不一样,把Bass鼓踩得又结实又厚重,很典型的美式硬核饱满的鼓点。新来的吉他和贝司也都是美式硬摇的风格,伸手攥着能捏出汁水的那种厚实。即使乐队的风格有这样明显的转变,他们仍然是Razorlight, Johnny的Razorlight!他仍然能用歌词尖利地刺中了我的神经,让我能够去相信他仍然保有着他的硬气他的锋芒他的聪明他的冷峻;他仍然有那副明明置身人群却仍然显得孤独得过分的表情眼神,也让我能够去相信,他仍然保有他丰富的感情他那些破碎的柔软——到了这份上,我还能再说些什么……

最后一首光芒四射的America,灯光把Johnny打出一个亮闪闪的轮廓。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消失了一样,只幻化成一个集中的点,那是力量,那是光……一个脸上没有一点笑容的英俊男孩,向着底下一群在凄风冷雨中向他伸出手来的人们,咬紧牙关地唱着。他牢牢地抓着他的吉他,稳稳地踩开双脚站在话筒前面,风撩起他的金发和外套下摆,像个勇敢的战士一般。

这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搏斗,而Johnny赢得是那样漂亮!

——Johnny回来了,他绝不是被命运打倒了现在重新爬回舞台聚光灯下请求人们一点同情和可怜,他昂首挺胸地,光芒耀眼地,再骄傲不过地回来了。所有的挫折,所有的打击,有让他受伤有让他痛苦,却没有摧毁他。他在岁月的淘洗之下沉淀出一派谦逊善感,但他内心紧紧咬住的那些热情那些急迫那些让人感到灼痛的锋芒,全部都还在,而且只有比从前更加势不可挡。

再一次感到自己的渺小,因着自己是面对着这样一个光芒四射的存在。自己事先打好各种腹稿的同情之心完全变成了苍白无用的屁话,在这样勇敢的斗士面前我只有折服。

曲终人散,灯光暗去,挽着Screamy,我俩摇摇晃晃地哼着America的调子往地铁站走着。

“Johnny真是条汉子!”

这就是我俩总结到最后唯一剩下的能够说得出来的话。

他真的,是条汉子!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打落牙齿和血吞卧薪尝胆十年磨一剑卷土重来风生水起的好汉!不管接下来Razorlight的复出大计到底能不能成功,他们的新专到底还能不能打响,我都不在乎了,不在乎!因为这一场重回伦敦的演出,Johnny仍然能够那样骄傲地站在舞台上,向世界大声宣告,他,Johnny Borrell,绝对不会认输,绝对不会被打倒!

完胜!

让我们一起祝Johnny接下来一切顺利。

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所有还没有忘记Razorlight的人们和我一起鸡血!我们一起为Johnny祝福!祝他好运!!!!!!!!!!!!

文 & 图 / 悠颜

关于作者: fanmu 个人网站
听歌,淘碟,看书,观演,逛展,追剧,每一件事,都只是为了让人生多一些有趣,多一些可能性。

3 Comments

  1. ………..我竟然无话可说..怎么都感觉这新闻是多年前的,这句话大家都不说了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