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系统误“差”——西安和上海两地实验音乐人及主办方XBH和Arrebato互访

第1页 序
第2页 关于”系统误差”及西安
第3页 关于Arrebato的个人音乐计划、Harshmallow Records、“差”及上海
第4页 关于实验音乐的定义、理解和未来

system error logo

西安实验音乐演出系列/组织”系统误差“成立于2011年12月,创始人是西安本土音乐人XBH大招,后来逐渐加入了丰帆等,至今已经策划和参与了大大小小超过三十场演出。它包容噪音摇滚、自由即兴、实验电子、环境氛围、声音艺术的一切广义实验音乐,给西安及其他城市的实验音乐人提供了一个尝试和探索的平台。

系统误差在XP
系统误差在XP

系统误差“曾在今年5月受豆瓣音乐人的邀请,在北京的XP进行了连续两天的表演,也引起乐迷广泛地关注。PK14的徐波化身马教授对他们进行了一次精彩和全面的专访(上篇&下篇),而Snapline的李维斯作为一名实验乐手谈了自己对“系统误差”的看法,而如果你不在北京或者正好错过了那两天的演出,那么这篇当事人的亲身回顾可能会让你情景再现并且唏嘘不已。

结束北京的演出后,”系统误差“并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经历过去年观众寥寥的首次上海之行之后,他们决定卷土重来,8月16日在696 Live举办“河鲜烩——系统误差上海专场”。

而正巧,上海也有一个主题性的系列演出叫做“差”,幕后主脑Arrebato即是一个顶着四个个人计划的独立音乐人,也有自己的厂牌Harshmallow Records,还不定期在上海策划实验演出(虽然目前只做过一场,但是未来有无限可能,详见本文)。

同为独立音乐人,同为实验系列演出的主办方,甚至都有各自主办日本大牌迷幻乐队Acid Mothers Temple的主脑河端一在自己城市的专场的类似经历,无解便顺手促成了这次颇为有趣的互访,看看西安和上海两地的交流碰撞,能够产生怎样的共鸣与启示。

河鲜烩——系统误差上海专场@696LIVE(杭州专场点击这里

system error shanghai poster

系统误差(System Error) 即在实验重复性条件下,对同一被测量进行无限多次测量所得结果的平均值与被测量的真值之差。开始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西安第一个实验音乐系列演出。起初由零星几个年轻人组成,他们有着浓厚的摇滚乐背景,但同时也有探索实验音乐的口味。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系统误差组织策划了近30场演出,有些是外国/外地的实验音乐家的巡演,更多是本地年轻音乐人的自我尝试与改变。对于保守的西安音乐氛围这是一个破荒之举,他们为传统的摇滚乐现场带来了更多可能性。

一年前系统误差的三位成员作了第一次系统误差在外地的演出“上沪进杭”,其中董黑木在那次演出后就定居在了上海,把上海当作了西安外的第二故乡,今年他们又来了。

时间:8月16日 晚20:00
场地:696 Live
地址:虹口区 四川北路1727弄11-8(四川北路巴黎春天对面沿河步行街内,3号线东宝兴路站2号出口左转掉头,右转沿河走50米)
门票:40(现场)/30(学生)

演出计划:
黒木,硬件电子演奏,冰冷的节奏和独特点旋律,搭配下水道抽泣式的嗓音。

XBH,系统误差发起人,Colorful Z-bra吉他手,Bias鼓手,南山浴场鼓手。在他的个人独奏中,使用吉他和效果器,即兴演奏或者说是发出声音,感受声音的本质,有时是用效果器制造扭曲的电流声响。

谷天乐,Bias乐队吉他手,南山浴场吉他手。自称是一位幼稚又拙劣的模仿者。是河端一的终极脑残粉,在2013年3月的河端一西安站做嘉宾演出后,被河老戏称为“河端零”。

南山浴场,吉他手谷天乐,贝斯手李扬,鼓手解博翰。风格涉及迷幻噪音/即兴。

卖笑国大使,实验音乐人,影像创作者。2006年组建实验摇滚乐队Muscle Snog,任主唱/吉他手和词曲作者,乐队09年发表首张专辑《mind shop》后解散。08年开始,卖卖以个人身份进行即兴音乐的表演,并以上海为基地,运行即兴音乐组织“R.E.S.O.”。卖卖以吉他、人声、电子设备为工具,参演了近百场实验音乐演出。

第1页 序
第2页 关于”系统误差”及西安
第3页 关于Arrebato的个人音乐计划、Harshmallow Records、“差”及上海
第4页 关于实验音乐的定义、理解和未来
关于作者: fanmu 个人网站
听歌,淘碟,看书,观演,逛展,追剧,每一件事,都只是为了让人生多一些有趣,多一些可能性。

3 Comments

  1. 被刺杀的总统更多了,活下来的,马上回到总统办公室,取消自己签署的法令。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