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
记2010成都热波音乐节

[singlepic id=770 w= h= mode=watermark float=]

文/阿紫,图/渊明

首先,不要被我的标题所蒙骗,这届的热波,相比起去年的阵容以及今年其他音乐节,简直是要用“垃圾”二字来形容。先前在网上看到名单的时候,觉得自己今年不会买这匹斑马账。这不是敷衍乐迷么?!商业味儿重不用说,乐队的质量和数量大大下降,票价却上升了。

但是在别人的怂恿之下,原本想在五一做宅女的阿紫姑娘又在音乐节上驻扎起来了。这次,陪伴她的除了蓝色小帐篷、面包、啤酒、照相机、熊猫(我跑去熊猫基地了!)、还有狂风暴雨和摇滚乐。

DAY 2

(I). 重返十三岁(其实是音乐节上最杯具的事情)

咖小西的文章主要回顾了第一天的情况,那么我来说说第二三天吧。2号的阵容,用四川话来形容就是——撇!其实呢,还好啦,也不是那么差劲,至少我们还有超女Sitar Tan和快男Jason Zhang啊,哈哈!恰好他们出场时还是晚饭时间,主办方为我们呈现了一场美好的肥皂剧,于是我们就在主舞台前的小山坡上铺了毯子,来了个野餐。阿紫陪同一女友去前面看张杰的时候,尽管一句歌词都不会,但也学着其他同学手舞足蹈,忽然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

看的第一支乐队是小护士,来自台湾的独立摇滚。他们唱”You are my sunshine”的时候,我被刺激到了,因为反光镜去年来热波的时候也唱了这首歌。不知道小护士是想致敬还是纯粹喜欢这首经典名曲,浪漫是有的,调调也学足了前辈,但毕竟这群护士还是嫩了点儿,不及反光镜一开腔,所有的sunshine都反射到郁金香公园去了。

休息时段,大屏幕重复播放往年的精彩片段,老爱用反光镜那首《还我蔚蓝》做背景音乐,我越听就越觉得怀念,越怀念就越觉得——今年的阵容真他妈杯具啊!T_T

转战到天空舞台看太阳飞船,我还是喜欢叫“小酒馆舞台”,感觉那就是成都制造的,从小酒馆出来的好品质。太阳飞船的主唱罗友生特地把自己的脸化得像变形金刚卡通版,又有点像川剧里的丑角(囧),他们copy了两首Keane的歌,分别是”Everybody’s Changing”和”Somewhere Only We Know”,我居然还记得歌词,全场就我和一个德国人在那里跟唱,让很多人觉得我们是飞船的托儿。

“接下来这首歌,你们一定会喜欢”友生说着,居然自己掩着脸笑起来了,笑声还传到麦克风里去。我忍不住大叫,我知道他要唱那首歌,果然,“在我的葬礼上不能没有你,无论下次。”这首歌是太阳飞船当时还叫“友生文工团”的时候就有的代表作。

看完飞船后,我狠狠地跟旁边一卷发男说了句:”Fu*k the main stage, Little Bar stage rocks(去他妈的主舞台,小酒馆舞台牛逼)!”

[singlepic id=773 w= h= mode=watermark float=]

(II)一夜间经历十年沧桑

没有什么比得上成都的乐迷那火锅般的热情。阿修罗出场的时候,整个郁金香公园都像麻辣烫一样沸腾起来,一群“海魂帮”已经准备就绪开火车了。这些年来,阿修罗依然是成都的最爱与骄傲。泰然还是带着那顶帽子,每说一句话,台下就要欢呼。Pogo和跳水的人很激动,使得保安要不时鸣哨,镇定那些躁动狂热的乐迷,但明显也不及泰然的一句说话(成为摇滚明星是一件多么洋气的事情啊,还没红的童鞋们,你们要努力啊!)。接着,泰然让所有人都蹲下来。在一段很长的吉他solo中,整个主舞台的观众,数不清的几千人,在深蓝色的夜空下安静了,蹲下来了。有些乐迷就趁所有人蹲下的档儿,忽然站起来抢镜(我也这么干了,哈哈)。修罗一声令下,全场一齐jump。这片土地又经历了一次不小的震动。最后,他们以一曲《摇滚成都》答谢全体乐迷,也结束了他们连续第二次在热波主舞台的演出。

虽然我们喊了安可,却也没能听到《唤醒你的沉睡》那句经典的“下一个节目……”。恐怕是阿修罗自己也厌倦了每次都要唱这首歌了。这次,我要把掌声完全献给最专业的成都乐迷,即使是阿修罗的演出不及去年精彩,乐迷还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力量耗尽。这是最敬业的托儿,无论阵容如何,他们都能让自己high起来。人生就得有点这样的劲头!

之后,拖着被阿修罗折腾得劳累的身体,马不停蹄地奔向天空舞台看降临乐队,这是一支本地的金属乐队。火红色的灯光,浓重的大麻味,一群爷们光着胳膊,肩并肩地在甩头——如果有地狱的话,那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爷们又不断地围成小圈子高速旋转,场地中央空出一大块供这帮壮汉挥洒他们青春的汗与泪。此时此刻,降临唱什么也不要紧了,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吉他riff和鼓点够牛逼。果然是副舞台在第二天的顶梁柱之一。在他们之前的The Deep Green Sea是重庆颇有名气的indie/trip-hop乐队,对他们的合成器的运用以及女主唱的嗓音非常有印象,她翻唱Coldplay的”Yellow”别有一番风味。只是不太适合在大场演出。如果你对trip-hop或者Psychedelia(“迷幻乐”,这个词我问了卷毛两次)感兴趣的话,千万不要错过这一片深绿海。

在降临和爷们的带动下,我的脖子扭痛了。之前看超女快男的那种13岁感觉,忽然变成一种劳累过度的30岁感觉。这就是音乐节的美妙所在,可一夜间返老还童,亦可一夜间纵欲过度,白了少年头。

如果你认为这个夜晚就这样结束,那么你错了。第二天的压轴演出,也被不少人誉为这届音乐节的亮点——英国电子乐队”Does it offend you, yeah? ”,我一度认为,这个乐队名字就是第二天阵容的最好概括!!!他们不愧是英国现今乐坛最好的电子乐队,也难怪能在草莓音乐节首日震撼了那么多歌迷。如果你能在热波第二天忍得了整天不pogo的话,到了DIOYY,你肯定会忍无可忍!唱到”We Are Rock Stars”的时候,郁金香公园的青年们已被这强大的气场融化了。有那么一瞬,我出现了幻听,仿佛听见了New Order,但节奏一转,幻听便消失了。他们退场的时候,阿紫姑娘high得过度,吼一句——You fu*king offend me, yeah!

这一夜,大雨也忍不住来助兴。我就在蓝色小帐篷里听着嘀嗒雨声睡过去。偶尔醒来,还听见DJ舞台那边的传来的音乐。24 Hour Party People,那出关于Joy Division电影最适合形容如此声色犬马的一夜。

[singlepic id=769 w= h= mode=watermark float=]

DAY 3

(III).我们在风雨中和摇滚乐拥吻

这大概是音乐节最不愿意遇到的天气吧,阴沉沉的天是最典型的成都天。小雨下了停了,停了又再下。

海龟先生从迷笛归来,出现在主舞台,气场异常巨大。又是一支深受成都乐迷宠爱的乐队。如果大会要颁发最佳服装奖,绝对非海龟贝斯手蒋涵莫属,华丽得仿如中世纪的海盗船船长,带着有骷髅骨标志的海盗帽,一条长得及地的丝巾,要多风骚有多风骚,一如他们的音乐。唱到《草裙舞》的时候,大家很自觉地手拉手围在一起跳舞。当李红旗说:“接下来这首歌,那个谁别哭!”台下所有人都疯狂了——他们用Jazz的风格演绎了这首本该是带有Reggae曲风的《男孩别哭》!全体大合唱:Boy boy boy is olation, Buy buy buy buy buy a one night stand, Dance dance dance in nowhere, Don’t don’t don’t don’t don’t be afraid.

[singlepic id=768 w= h= mode=watermark float=]

这已经是我第6次还是第7次看海龟先生了。小酒馆、09年热波、宽窄巷子“永远年轻”新年音乐会、又一次热波。我想起我在成都这两年多的光阴,过得那么快,也那么快乐。眼泪涌上来了。噢,他唱的是“男孩别哭”,又不是“女孩别哭”。

我闭上眼睛跟着唱:“她一定也曾在这儿跳过欢快的舞蹈,清风吹来让我感到一阵迷醉,那婆娑的身影,太阳般光洁。”

郁金香公园上空的阴霾被驱散了。

痛苦的信仰出场时,雨又下起来了,越下越大。但正如我前面所说,成都的乐迷是最专业的,更何况还有什么比冒雨看痛仰更浪漫的事?高虎也忍不住说:“你们真的太棒了。”
最后一首歌是EP《不》里面的那首《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

此时,整个郁金香公园安静了,只有雨声和高虎的歌声:“你迷失的身影冉冉升起,在分裂的天空中留下足迹,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身旁的一对情侣在雨中拥吻起来。、
只希望雨不要停,只希望音乐不要停。这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如果这世上有一种力量能让狂风暴雨也变得无比美好,那就应该是——爱与音乐。

到英国乐队Exile Parade的时候,滂沱大雨下得更放肆,而热波大屏幕上打出了“风雨无阻,照常演出”的字样。没有什么能使摇滚乐停下来,同样也没有什么能使兴奋的成都人停下来,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没买到小雨衣的我躲进帐篷里,躺下来听Exile Parade。看到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帐篷上,光怪陆离,加上Exile Parade的英式复古摇滚,仿佛坐上了time machine,来了一场时间旅行。唱了几首快歌,Exile Parade深情地唱起一首风格异于其他曲目的《If I’m Not Famous》,在寒冷的雨夜中,感动加倍地袭来。

[singlepic id=774 w= h= mode=watermark float=]

天空舞台最后一天以民谣为主题,压轴演出的是周云蓬。恐怕这个副舞台三天以来都不及这夜那么多观众。大雨刚刚停了,山坡上的空气冰凉冰凉的,夜空异常清澈,王洛宾那一曲经典的《永隔一江水》,就在这样从远处飘来。很多人几乎是从一开始就呼喊《中国孩子》。周云蓬说大家不用着急。一曲《卖房子》讽刺了现今高得离奇的房价,逗得大家拍掌称好。终于要唱《中国孩子》了,全场的大合唱很感人,每个人都知道歌词而且唱得那么投入。

在主舞台的苏打绿出场之前,周云蓬结束了演出,几个工作人员过来要接走他。台下的观众不断喊安可。其中一个哥们特激动地吼:“周云蓬,你绝对不能妥协!草!”虽然周云蓬最后还是没有留下来,或者说不能留下来唱乐迷们一再要求的《一个儿童的共产主义梦想》或者《九月》,但所有人还是给他报以了最热烈的掌声,掌声持续了很久很久,直至这位双目失明的民谣歌手消失在人们的视线,消失在黑夜中。

苏打绿一边开始唱,我在一边收拾帐篷和行囊。离开的时候,听到了《小情歌》和《无与伦比的美丽》。上天厚待这一帮苏打绿迷,不需要在大雨中看演出。那时的天气如果要用一种音乐类型来形容的话,那恰好就是苏打绿所代表的独立小清新。现场听还是比唱片要好得多,吴青峰跟台下的观众很有互动,算是雨中守候的回报吧。

一边走在路上,我一边哼唱着《小情歌》,又看到了那对看痛仰时在大雨中拥吻的情侣。雨后的草地上有水坑,男孩就把姑娘抱起来。青峰此时唱道:“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竟是如此应景。

关于作者: 阿紫 个人网站
来自广东的狮子座女生,早年常混迹于成都小酒馆,现居苏格兰。音乐类型杂食者,live及大小音乐节爱好者。

24 Comments

  1. 对的,很正常,低等哺乳类动物跟人类都有这个本能。国外权威的Stanford University已经发过论文称此现象为:“尿素返祖”现象,在水源稀缺的季节,以带有自己标记气味的尿液冲洗自己脸部和漱口,以达到继续生存的目的。我编不下去了~~

  2. 今年没有去成都,你们依然快乐依然感动。真好。

  3. 继续加油哦!真的很全面!图文并茂!

  4. 原来你是如此的专业哟!厉害!

  5. 阿紫姑娘,吊儿郎当,写个文章,如此周详!

  6. 今年还是和热波错过了。

    感谢阿紫的文章和照片分享给我!

    下次不能再错过了。难道要等到都跳不起来的年纪吗?

  7. 那么我来添一条关于stanly的。看了他才知道周杰伦有多帅!
    但是真喜欢他在毒辣辣里那种感觉—他带来的希望

  8. 据说是连续五年都在成都举行的!

  9. 但必须自备矿泉水和食物啊,那里的东西又贵又不好吃 🙁

  10. 忽忽~好羡慕这种安营扎寨的生活~

  11. 感觉还是不错的 今年没空去 还不知道明年有没有了。。

  12. 不错诶,阿紫不愧是专业的乐迷。好像把成都乐迷的特点都总结出来了。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