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All Posts Under 迷笛音乐节

5月全国各地十个重要音乐节一览(附无解点评)

就像每年夏天是欧洲的音乐节季一样,每年5月从劳动节的假期开始,国内的各类音乐节也是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无解特意为大家总结了今年5月国内十个重要的音乐节,也希望我们的独家点评可以对你有所参考。

活动推荐

一周乐闻无解点评(二月第3周)

从本周开始,无解网会不定期的整理每周国内外的最新乐闻,并附上无解网编辑们的特别点评。我们将贯彻无耻、无作、无法无天和口无遮拦的无解精神,以求在每周末给你送上轻松一刻。本周的焦点自然是Arcade Fire和Radiohead。除此之外还有,LCD Soundsystem劝歌迷别买高价黄牛票来看自己的最后一场演出等趣事。

摩登天空音乐节 vs 迷笛音乐节,究竟哪个更给力?

国庆期间,Kaine和Fanmu分别选择了镇江的迷笛音乐节和北京的摩登天空音乐节作为自己的去处。两个人回来以后似乎都有不少自己的感想。于是没有去这两个音乐节中任何一个的Abby,就临时当了一回采访者,对这两个人给出了自己感兴趣的一些问题,也促成了一次无形中的比较。

无解专题

Jets Overhead 中国巡演日记

可能细心的人已经发现我们主页的侧边栏多了一个播放器,列表里都是加拿大独立摇滚乐队Jets Overhead的歌。这是无解和国内数字音乐商店挖挖哇的一次合作。以配合Jets Overhead 从7月3日到10日的中国小型巡演。 这是一次颇为特殊的巡演。不仅因为Jets Overhead继去年在镇江迷笛音乐节演出后,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二次中国之行。更是因为这次需要,搜狐音乐会连载他们的巡演日记,由乐队的女主唱Antonia每日定期更新。现在已经更新了三篇,赶紧去看看。 另外 ,据主办方透露,Easy FM的主持人Maddy今天中午对他们进行了电话采访,并将在明后两天晚8点开始的The Pulse上播出这个采访,还有一些他们热门歌曲的试听。如果有兴趣的,可以到时候守在录音机前(现在还有人用录音机么?)。 乐队刚刚结束他们在上海和杭州的巡演,然后会去南京、合肥和武汉,最后是北京。详细的巡演信息可以见这里 最后附上一张有趣的照片,发生在去年的镇江迷笛上

演出回顾

2010迷笛十大瞬间

<图片均来自2010北京迷笛音乐节MYSPACE页面> 多少次想说今年迷笛是能够载入中国摇滚乐史册的一届,但转头想想哪届不是呢!?哪届迷笛最后一天散场之后,大家的脚步不是像灌了铅了一样沉,哪届迷笛之后大家没有回到祖国各地跟没去的哥们姐们儿拍着胸脯子说,“我去迷笛来着今年太牛逼。” 于是梁龙裹着旗袍,戴着渔网长手套,画着大浓妆,在台上冲下面小一万已经沸腾到不行再煽呼煽呼直接能爆破的热血袋子瞪了一下眼,说:“摇滚不牛逼,我们搞摇滚的也不牛逼,牛逼的是你们这帮被摇滚搞的。” 别笑,严肃。

演出回顾

机器人嬉皮士归来:Reptile & Retard中国巡演

[singlepic id=733 w= h= float=] Reptile & Retard这两个家伙,绝对是属于可以把场子给炸掉的人物,去年来到中国演出,在Shelter真是疯掉了,用神经病来形容他们绝对不过。他们有着自己独创的Techno Soul音乐,在无解网去年的采访中,他们这么解释道自己的音乐类型:“这是我们自己想出来的,对于我们而言有一定的意义。我们在电子音乐领域看到了很大的潜力,当凌晨5点,当在一个地下club的时候,没有什么能比电子音乐更有意义了。然而我们觉得很多电子音乐太冷淡,它产生于机器,没有感情。灵魂产生于此,没有比灵魂更具有感情的了。我们很乐意地说我们想在Justice 和Jim Morrison之间,我们是爱上机器的嬉皮士。” 今年4月底至5月,他们又要来中国了,这次的巡演更壮观,会出现在草莓音乐节、热波音乐节还有世博,还会作为PEACHES上海的演出嘉宾。目前大致的巡演日程是: 4月23日,上海,MAO Livehouse,PEACHES演出 4月24日,宁波,LBB Bar 4月27日,南京,乱世佳人 4月30日,青岛,猫头鹰 5月1日,北京,两个好朋友,Boys Climbing Ropes, Me Too以及Antidote DJ团 5月2日,北京,草莓音乐节 5月3日,成都,热波音乐节 5月5日,上海,世博丹麦馆 5月6日,上海,育音堂 5月7日,武汉,VOX 5月8日,重庆,坚果俱乐部…

《萨哈拉热夜》2010年中国巡演

[singlepic id=728 w= h= float=] 洋鬼摇滚制作特别荣幸地宣布由于得到瑞典驻华大使馆、瑞典驻上海总领事馆的支持,来自瑞典的“萨哈拉热夜“乐队将来华巡演。美女摇滚四人组要把她们带有70年代乐风的朋克与自己的“后grunge“声音带到北京、上海、广州。 “萨哈拉热夜”(Sahara Hotnights)乐队的四个女孩在grunge摇滚乐的鼎盛时期成长于瑞典北部,她们需要一些有形的东西纾解青少年时期的无聊情绪。玛丽亚·安德森(主唱兼吉他手)、约瑟芬·福斯曼(鼓手)、珍妮·阿斯普伦德(吉他手)与约翰娜·阿斯普伦德(贝斯)姐妹顺其自然地组成乐队。萨哈拉热夜乐队受“Blondie”、“The Clash”和“The Ramones”等乐队影响,以自己时尚的post-grunge后垃圾摇滚之声自我打造为七十年代的朋克摇滚风格。1997年,该合唱团自己发行的首张唱片《Suits Anyone Fine》在欧洲备受好评。她们与瑞典唱片公司Speech签约,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又推出三首精彩的单曲《Face Wet》、《Oh Darling》和《Nothing Yet》。1999年,萨哈拉热夜乐队首次在录音棚里制作发行了第一张完整的专辑《C’mon, Let’s Pretend》,该专辑后来获得两项瑞典格莱美奖提名。 成功的脚步一刻也未停歇。萨哈拉热夜乐队在新千年来临之际离开她们单调的瑞典家乡于默奥,到英国与BMG签约,2000年4月推出唱片《Drive Dead Slow》,并准备发行第二张专辑。曲风尖锐时尚的专辑《Jennie Bomb》再次展现出萨哈拉热夜乐队的信心。现在,四个女孩刚刚二十出头,乐队活力达到顶峰,音乐功底也很扎实。在2002年夏秋之际,萨哈拉热夜乐队终于在美国流行起来。萨哈拉热夜乐队与JetSet唱片公司站稳脚跟,并决定9月份在美国发行《Jennie Bomb》。两年后,萨哈拉热夜乐队为RCA唱片公司制作了首张主打专辑《Kiss & Tell》。 ——音乐指导:麦肯兹·威尔逊MacKenzie Wilson, All Music Guide 2007年:“Stand…

继续为你喜欢的乐队投票

2010年迷笛音乐节乐队的投票还在继续中,如果有你喜欢的乐队,就一定要争取! – 每位MySpace网友拥有每天投出5票的权利,且总票数不限; – 总投票数越高的乐队胜出的机会相对越大; – 迷笛音乐节组委会将结合投票情况,对报名乐队进行综合评审,最终评选出若干优秀乐队参加2010年北京迷笛音乐节; – 评选结果将于2010年4月初正式公布。 点击进入投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