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All Posts Under immaculate machine

Brooke Gallupe的巡演漫画连载<1>:放屁

去年12月加拿大独立流行/民谣乐队Immaculate Machine来中国进行了一次13个城市的巡演,我作为领队陪伴他们度过了在中国的半个多月。至今还是很怀念那段每天不停赶路和演出的日子。当时Immaculate Machine在台上一共有5名成员,其中主唱Brooke Gallupe的多才多艺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留着小胡子的他不仅是IM的元老,还有其他好几个side project,另外,他甚至还是个漫画家。巡演结束时他送了我本他出版的巡演系列漫画,充满了很多加拿大式的幽默。听说他正在创作他的第二本漫画书,其中包括了去年底的中国巡演的趣事。我对此格外的期待。 我们无限知音的DJ余雷是IM乐队的好朋友,也是他们那次中国巡演的幕后推动者。他和Brooke有着深厚的友谊,也经常互相联系。他们甚至还有个叫“种草”的奇怪乐队。当然,似乎半年以来只有1-2首歌的样子。 这次余雷兴致勃勃地翻译了Brooke之前的一个漫画,因为他觉得特别的好笑。这也算是一个开始吧。我会关注Brooke的创作动态,争取今后在无解上连载更多的漫画。

艺人推荐

Immaculate Machine中国巡演之“最”

回想起来,Immaculate Machine的巡演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了。但巡演中的一幕幕至今还会时不时浮现在眼前,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忠实地写了巡演日记,记录下了每天发生的事情,但总觉得还缺点什么,所以才有了这篇“最”系列的番外花絮。 最有意思的酒店:杭州布丁酒店 一路上乐队住了很多酒店,包括汉庭连锁、汉庭商务、国营小旅馆、炮兵招待所等,但最令我们印象深刻的还是杭州的布丁酒店。它是一个概念连锁的迷你酒店,房间很小,小到除了个床,连个沙发都放不下。但房间内五脏俱全。除了独立的卫生间、热水壶、电话,竟然还有悬壁式的电脑,可以随时上网。乐队通过这个电脑看了摩登天空和迷笛音乐节的视频,还观摩了有中国myspace之称的豆瓣。最关键是这个旅馆价格实在,可以走着去西湖。

演出回顾

Hollerado巡演日记三:与Immaculate Machine
成功会师长沙4698

不得了了!12月10日晚上,就在长沙的4698舞台上,来了9位加拿大人,两支摇滚乐队! Hollerado整整20天的巡演中,就长沙歌迷最爽,因为这天还有另一支超赞的乐队Immaculate Machine,他们也正在进行全国的巡演中,两场巡演均由Split Works主办。 Hollerado在演出前,又去了老妈厨房,这家长沙的餐厅已经是他们在中国最喜欢的餐厅之一,途经一家大商场,门口站着一位圣诞老人装扮的中国人,搞怪的Hollerado怎么可能错过如此的机会,照片拍起来! [singlepic id=628 w= h= mode=watermark float=]

[艺人采访] Immaculate Machine

我们之前已经多次介绍过Immaculate Machine: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12月巡演开始前,读一下无解网独家的采访来更进一步了解他们! 你们来自英属哥伦比亚的维多利亚,基本上算是北半球纬度最高的音乐现场了,那里出了许多可以被称为“草根”的艺术家,像是Dandy Warhols,Death Cab for Cutie,Built to Spill,The Decemberists等等。那么,你们是从什么时候、那里开始做音乐的? 我们来自维多利亚,就一个小城市而言算是相当国际化了,但实际上它是一g个西海岸边被隔离的小岛。即使是在西北部的很多大城市,例如西雅图和温哥华,也是与北美的音乐中心相隔离的。这中隔绝意味着你在一個泡泡中長大。在我們的身上你看不到潮流,所以我们会花时间去写作可以超越时间和潮流的东西。我们沒有太多演出,所以我们有额外的时间来排练。我们无聊的小岛海是有一些好处的。 我來自俄勒冈中部,小时候也乘过渡轮去維多利亞。听着你们最新的作品,High on Jackson Hill,我开始想像我七岁的時候,在一个阴冷、潮湿並且起风的冬日清晨,乘着维多利亚轮渡,视线透过护栏望向普吉特海湾湛蓝色的海水中,搜寻着那些难得一见的虎鯨。当你們听自己的音乐的时候,会想到什么? 我听这张专辑的时候,会想到朋友们一起在派对上玩音乐,或者是围着篝火。我想起在公寓里弹民谣吉他。其实这都是真的,因为High On Jackson Hill是在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录的。我们在厨房里录了很多人声的部份,我跟Kathryn唱的时候,我们周围是正在烤饼干、喝酒的朋友。 西北太平洋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地方,对于那些没有在那里居住过的人来说很难解释清楚。不管是瀑布山脉,或是温哥华与其周围的景致如何天衣无缝地融合。你觉得你们的音乐是否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 这里的环境是非常多元的。我们的音乐也是。我们曾经听到的很多批评会是,哦这都什么跟什么阿,或者,他们还沒有找到自己的特色。我想如果你住在纽约的一个四街区里,就像我的一些朋友那样,你的音乐自然会非常集中化,但对我們而言,这里有太多的音乐空间值得我们去探索。这里有充满韵律的山脉、海洋、森林海有城市,浑然天成。 说到环境,个人而言,我知道从西北太平洋到中国的地域差別有多么悬殊。在你们即將到这古老的国度巡演之际,你们对这里的先决印象是怎样的? 我对中国的了解不深,因而這次旅行格外有趣。我想我们会去到的许多城市大概都被市政建設改造得天翻地覆,因而在我们沒有去到那里之前我根本不会去看它在地图上是什么样子。我幻想我会被水果市场的人群包围,或是不小心陷入一场白万人参加的军事游行中,然后因为跟不上步调而被投入监狱。 除开音乐,对于你们即将到來的旅行,你有什么別的期待吗?有什么特別想看到的? 我想我会来者不拒。乡村的山和稻田,繁忙的城市,还有其他一切。我想遇见一些有趣的人,尽管语言不通会多少阻碍到我们的交流。 让我们聊聊音乐。 Immaculate Machine刚刚发行了第7张录音室专辑High on Jackson…

国际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