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美得让人寂寞:唐茄弄采访

[singlepic id=458 w= h= mode=watermark float=]

文字:阿紫

唐茄弄,一男一女的组合,来自广州。

他们在豆瓣音乐人上的简介是这样的:

有一条弄,源起唐朝,白天冷清,夜间热闹,世代为厨,弄糖成茄,制茄为糖,传至广州,名唐茄弄… 
有一种茄,产于番地,其形为方,其色青黄,白天萎靡,夜间生长,其味双重,至甜至苦,苦者成果,甜者为糖…有一种果,产于南宁,湿地卵生,至阴至邪,始为鱼形,试炼成果,死后变糖,堕入修罗,转世番邦,成果者圆,为茄者方…

吉他手唐果,键盘手方琪。唐果的唐,茄是取自方琪的琪,方琪的粤语发音跟“番茄”相近。唐和茄一起弄音乐,这就是“唐茄弄”的含义,有点奇怪,又很有味道。

两个人,其实可以有无限可能。这句话是一个电台DJ用来形容挪威的Kings of Convenience. 而放在唐茄弄身上,似乎也颇为合适。他们手上玩弄的乐器数目远远大于二,他们的音乐的想象空间像夜一样深不见底。

7月3日的成都小酒馆里。方琪穿得很波西米亚风情,唐果扎了个小马尾,两个文艺嬉皮士模样的南方人把一向摇滚的小酒馆变得安静而深沉。他们在台上调音的时候,我用粤语喊了句“唐茄弄”,唐果说了声谢谢,方琪说了声你好。然后,他们就开始了。开场的两首曲子极具噪音实验感,只有人声,没有歌词。唐果的低吟有时听上去像悲泣。噪音+影像是他们的特色,惨白的花朵在黑色的背景上绽放,一如他们妖娆的噪音。

之后的歌都是EP上的,方琪的唱腔很空灵,带有浓厚的Jazz味道,加重了人声的份量,减少了合成器的使用,和前两首相比少了很多实验性,也少了几分张力,和影像的配合没有之前来得妙。然而必须明白的一点是,如果整场都是实验噪音的话,在这个市场实在是吃不开。

方琪一边唱的时候,唐果会不时在旁边拿那些小工具加进噪音来“捣乱”——用小提琴的琴弓“拉”吉他,用电动剃须刀“刮”吉他……有一段特别巧妙的是,屏幕上是飞船喷射的画面,唐果用剃须刀的声音模仿发动机的声音;再加上方琪那澄净的嗓音,小小的酒馆变成了太空飞船,向无垠的宇宙飞去。

唐茄弄的EP彷佛是一本故事书,关于爱情、惊悚、血腥……这一夜,两个寂寞的都市人把故事完整地诉说了一遍:一个悲伤爱情故事,如果要拍成电影的话,一定是极少的对白,男女主角都没有名字。而且,是一出黑白电影。

没有开头,也不需要结尾。

《放慢的72小时》,一个老男人和时间的故事。开头的一段口风琴增添了一种古典味,彷佛那是一只古董手表。《我只是想穿过你的身体》是赤裸裸而残酷的表白。《爱人,我们的床在哪》是关于绝望的爱情,歌词妖魅得像浸在血液里的玫瑰。听方琪唱这首歌的时候,甚至不敢稍微用力地呼吸,生怕破坏了这一出好戏:

亲爱的爱人啊
我们的床在哪
玫瑰的生命有多长
用思念去浇灌
它一定不会老

亲爱的爱人啊
我们的床在哪
拨开空气能够到吗
用所有去寻找
直到心不再跳

如果明天醒来我们还存在
那就生个孩子吧
如果明天以后我不在床上
就把我忘了吧

乐队采访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一起做音乐的?

方琪:唐茄弄是去年8月份才组成的,刚认识的时候就发现彼此的想法都很相近,一拍即合,于是就一起做音乐了。我觉得我们有有默契,速度也比较快,一年还没到就出了EP,而且还在巡演。

现在是全职在做音乐?

方琪:是全职。音乐是我们的事业,现在是摆在第一位的。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玩音乐的?

方琪:我9岁开始学第一件乐器,那是小提琴。13岁学keyboard,16岁开始组乐队。

之前的乐队风格也是实验的吗?

方琪:不是,我尝试过很多风格,英伦、民谣都玩过。

网上的介绍大多都说你们是实验和民谣风格,你们对自己的风格有特别的定位吗?以成都为例,大部份乐迷看演出还是比较喜欢看摇滚,像你们这样搞实验音乐的会不会觉得市场很窄?

方琪:其实不会有特别的定位,我们就是喜欢玩即兴,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就好了,不会用什么特别的风格来给自己的音乐定位。

唐果:对,而且市场也不是我们会去考虑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做自己喜欢的音乐。

我看你们都带了很多的工具,连电动剃须刀都有了,是之前就预先计划好这些工具怎么样用了?

唐果:工具是预先准备好了,但我没有计划具体怎么玩,主要都是现场即兴。

方琪:包括我们的巡演也一样,没有规定哪些歌要怎样唱或者怎样表演,有时候心情不一样或者灵感来了,表达的方式也就不一样。我们有时候演出完之后,还会留在那里一起和别的音乐人一起搞即兴。

那么你们的音乐灵感是来自哪里呢?

方琪:大家拿起乐器玩音乐的时候,自然就出来了。在这次巡演过程中我们已经有了很多灵感和动机,回去就马上准备下一张专辑。

一下张专辑的概念成形了吗?会和之前的有什么不一样呢?

方琪:下一张会像刚刚演出的第一和第二首歌那样。我们会加大合成器的份量,做得更加实验性,可能不会有歌词,这样可以给大家更多的想象空间。

预计这一张专辑什么时候出来?

方琪:大概今年年底吧。

看你们的演出会让人想到冰岛的后摇,你们受哪些音乐的影响比较大?有没有最喜欢的乐队?

方琪:他(唐果)受后摇的影响比较多,还有一些民谣和暗潮的音乐,像Nick Cave什么的。我个人比较喜欢Jazz。没有最喜欢的音乐,什么都会听。

关于作者: administrator

3 Comments

  1. 哦 唐茄弄好 貌似方淇的名字写错了撒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