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我已经有点厌倦Jens Lekman这个人啦”—— 瑞典音乐人Jens Lekman专访

瑞典音乐人Jens Lekman善于在自己的作品里讲故事。而在上周来到我们的录音室接受采访的时候,Lekman也用他温柔而淡然的声音讲起了创作背后的故事,喜欢的作家,周游世界演出的Tips,当然也少不了典型Jens Lekman式的冷笑话。

————————————————————

这个周末,你会在上海参加一个音乐会,并且是和上海交响乐队合作,之前有过这样的尝试吗?

没有过,这还是第一次。(会觉得紧张吗?)其实并不是很紧张,因为我也不能多做什么,我们只有几个小时来排练,事实上我还没有听过完整的表演,仅仅是一些MIDI片段,基本上就是du di di du du du du (随意地唱起来),要准确表达一个管弦乐队听起来像什么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不能做什么,这并不是那种如果我花时间就会有完全不同效果的事,它该是什么样子就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我对这个演出感到很兴奋。

 

你在2008年12月曾来中国演出过,有什么关于第一次中国行的美好记忆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在我的脑海里有很多的图像,只是我不知道它们是从何而来的。这次来之前,我翻看了一些上次的照片,想回忆一下当时发生的事。我可以想起每张照片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但是我完全不记得自己在哪里。那次旅行经历了太多,不断地四处走动,在各个地方遇见各式各样的人,让我感受到我在这个巨大的城市里面是多么渺小,我感到很震撼。看着这里的河流,这里的天际线,都有令人窒息的美。而且演出也非常有趣,我有着很多美好的记忆。

 

2008年的时候,你在中国待了多久呢? 

大概三四天吧,当时行程非常紧凑,也去了北京演出,但只在北京待了16个小时就飞往上海了,然后需要从上海去印度尼西亚,结果途中又滞留在广州,不得不待上一段时间。所以说我们应该一共在中国待了四天,其中三天在演出,另外一天是滞留。

p168561867 p168560284

在2008年的时候,Jens Lekman曾接受Split Works的邀请,首次来到中国演出。

 

作为一个音乐人你到过很多地方,一般在去一个陌生城市的时候,你会选择怎样来打发不演出的业余时间呢? 

当我到一个陌生城市的时候,就喜欢没有目的地四处走走,随意坐在某个地方喝上一杯茶,仅仅是看看来往的人们,或者读一读当地的报纸,即使不懂,看一看图片也挺好的。我不喜欢那种很有压力的参观博物馆或者别的什么景点,就喜欢坐下来看看人们。

 

说回到这次的音乐会,你将会和美国作曲家Van Dyke Parks合作,你之前听说过他吗?

其实没有听说过,当我接到这个演出邀请时,我说我非常乐意接受,但是我不知道怎么编配弦乐器的部分,所以就开始四处寻找可以帮助我的人,我的经纪公司提议说为什么不请Van Dyke Parks呢,原来我根本不知道我们属于同一家经纪公司。后来他同意了,并帮我编配了五六首歌的弦乐。那些弦乐听起来就像贝多芬写的最美妙的交响曲似的,我的歌相比之下就完全不能听了……当我听到改编曲的时候,第一反应其实是走下台坐在人群中尽情享受,而不是将我那些傻啦吧唧的歌放入背景中去。

 

在目前为止的音乐生涯里,你做过各种形式的演出,比如Solo、跟乐队和伴舞一起演出,这次将要跟交响乐队一起,那么对你来说,你最喜欢哪种演出形式呢?

个人演出和合作演出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一样。我一直以来都很享受个人演出,因为你可以跟乐迷直接产生联系,认真地讲故事给大家听。不过在一个大型的舞台上就很难有这样亲密的效果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不同的方式来做好过渡。周末这种在大舞台上的表演我做的并不多,我觉得这种大型演出就像是发行精选辑,需要把它做的非常漂亮,而且我一定会表演老歌而不是新歌,新作品更适合Solo 表演,因为更适合讲新故事,也更方便跟乐迷交流。

p178980127

Jens Lekman2008年北京现场

 

你是个很享受跟乐迷交流的音乐人,比如开小的专栏,用私人邮件和乐迷沟通。并不是所有艺人都这样,但同时你在Twitter等社交网站上却并不活跃,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更喜欢这些传统的交流方式吗?

大概十年前吧。我尝试过通过网站和大家交流,不过这些交流很大部分都结束的很快而且挺无聊的,这就是媒介的局限吧。你会说一些没有经过深入思考的话,就像是短消息,比如“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的音乐”或者“我讨厌你,我讨厌你的音乐‘。我不喜欢这些方式。反过来说,当你写信给一个陌生人或者跟陌生人交谈的时候,你甚至会说一些对家人对最亲近的人都不会说的话。但这种情况绝不会在我用Twitter和人交流的时候发生。我觉得我的功能就是一个秘密树洞,大家可以把各自的秘密告诉我,然后我会为他们保管,有时我会给他们一些建议。我想大家也是这么看我的吧,把我当成一个可以倾诉秘密的树洞。

 

这正是跟陌生人交流的浪漫之处对吧?

是的,我觉得这就是我下一张专辑的想法,我开始对为陌生人写歌很感兴趣,现在正围绕着“在这个满是嘴巴喋喋不休的世界里,我情愿做一只耳朵去静静聆听“这个概念进行创作,我尝试着为陌生人写歌,因为我已经厌倦了Jens Lekman这个人啦。(笑)

 

上个月你跟Marit Bergman一起给青少年上了一堂关于写歌的课,那么在你看来一段好的歌词应该包含的元素有什么呢? 

呃……我觉得歌词应该有实际的内容,我在一个Grunge非常流行的时代长大,像Nirvana这样的乐队,歌词就很抽象,很多时候你并不十分清楚这个歌词到底是在讲什么,需要自己去诠释去理解,我很讨厌那个过程。我觉得如果你写了一首歌,你应该能够说的出来这首歌到底在讲什么,所以我喜欢比较言之有物的歌词。另外,我觉得创作者不应该扮演先知或者老师的角色“让我来告诉你爱是怎么一回事”,应该是“让我来告诉你一个故事,我不知道这个故事的意义,我们可以一起发掘”。

 

既然你谈到了喜欢在歌词里讲故事,那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你最近听到的好的故事吗?你自己的经历或者你从别人那里听说的都可以。

有人给我讲过一个关于单身派对的故事,就是说一个马上要结婚的男人,他的朋友给他寄了一套“火鸡服装”,让他穿上早上八点的时候在家门口等着他们,去接他去单身派对。所以早上八点他穿着这套衣服站在门口等朋友来,在八点零一分的时候,街对面有另外一个男人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站在街边,于是朋友开车来把那个男人接走了。我觉得这个片段作为一个故事的开头特别好,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可以完全不一样,但它可以吸引你的注意,甚至可以作为一个电影的开头。

 

你在过去的采访中曾经提到过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作品,所以你也是个小说迷吗?

对,我很喜欢看小说,但我对村上春树感兴趣的原因其实是我很喜欢跑步。我并不是很同意他那本《当我在跑步的时候,我在谈论什么》里的一些观点,我觉得他把跑步太当成一回事了,有很多竞争的感觉在里面。我并没有看过他的很多书,只有《当我在跑步的时候,我在谈论什么》而已。

关于作者: Gonzo

11 Comments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