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最开心的就是和别人一起分享音乐” —— 无解音乐网 专访 Wensen

来自法国的Wensen,尽管作风非常低调,但却凭借了全黑胶唱片的现场配置,以及融合了Techno/House/Funk乃至非洲音乐的多元Set,在上海的电子音乐圈积累了良好的口碑。

不过一般乐迷很少知道的是,和一般国外DJ来到中国之前已经积累了相当多演出经验的例子不同。Wensen其实是在来到中国后,才慢慢开始自己DJ历程的。在与无解做的这个采访之中,Wensen就中国对他DJ活动的影响做了相当深入的阐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外国DJ在中国的全新视角。

 

Wensen Mixcoud : www.mixcloud.com/vincWensen

-----------------

首先能介绍一下你的音乐背景吗?

我从小在靠近波尔图的一个小村庄长大,周边什么唱片店或者俱乐部都没有,所以我知道电子音乐其实是通过杂志来的。之后,我就和爸妈说了想买一对松下唱机回家练习,不过他们以这次又是半分钟热度的理由就拒绝了我。所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只是买CD而已,偶尔也会买些黑胶唱片在爸妈的发烧音响上听。

其实法国的电子音乐也相当繁荣,有像Laurent Garnier这样的大师级人物,更别提Daft Punk了,你在法国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这些音乐吗?

没错,在我小时候读的那些杂志中,Laurent Garnier就是一个被经常提到的名字,他就像是法国的House/Techno大使一样,但我从来没有看过他的演出呢,唯一有印象的是,我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他的一个音乐节演出视频,当时除了他之外,还有像Josh Wink,Carl Cox,Jeff Mills。但说实话,对小时候的我来说,更多是在“读”音乐,而不是听呢。唯一有实际意义的是,靠近我的住处有个图书馆,他们还提供借CD的服务,你可以每个星期借三张。在其中,我就听到了很少一部分的Techno唱片。当然,Daft Punk刚出《Homework》的时候,我肯定是听到了,但说实话在来中国之前,我对Techno和电子音乐的理解其实是非常有限的,完全不知道其中还有底特律,纽约,柏林,伦敦,巴黎等等不同的圈子。

DSC_8599

那是什么令你萌发了对Techno音乐的兴趣?

那是因为Jeff Mills的《Mix-Up》。这张专辑让我下定决定要知道更多关于Techno的信息。其实,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玩些什么,用了多少台唱机,甚至连他是怎么接歌的都没有任何想法,打动了我的其实就是Jeff Mills通过音乐所传达出来的能量。然后在2003年的时候,我来到了南昌,接着在网上做了很多调查和学习,认识Void的Cammy也是那个时候的事情。

所以,你其实是在中国开始自己DJ历程的?

没错,我第一个到中国的城市是南昌,那是个并不能让人太兴奋的城市,所以我很多时间都是在网上度过的,比如下载一些音乐,或者在聊天室和人聊音乐之类的。我在法国的时候从来没有演出过。在搬到厦门后,我才开始认真学习DJ,而且一开始用的是Traktor软件,然后我开始对给各式MP3归档而感到厌倦了,就重新开始买唱片,因为这样的方式其实更加直接。

DSC_8612

刚开始在厦门时演出的感觉如何?

一开始我就在厦门的一些小俱乐部里演出,也会去一些聚会里放音乐,不过有时候当我喝醉了之后,就会放一些Jeff Mills之类的Techno,然后人就走光了,得罪了请我的人。当然我之后和他赔礼道歉了,我当时说的是,“我真的太想放Jeff Mills”了。(笑)

那是什么令你下决定来上海呢?

那是因为我想安顿下来的原因吧。来中国是因为我之前在法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学习中文了。而在南昌,我根本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厦门又是个很悠闲的城市。所以真正可以提供工作机会的其实还是上海。但事实上,我还没到上海之前,就每两个月去一次Void的派对了,后来还为电音中国做了一个DJ-Mix。再加上我之前就认识Cammy,所以加入Void,来到上海也就是相当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DSC_8622

你现在的DJ Set非常有特点,有着许多底特律的感觉,在上海的电音圈子里显得相当特别,你是如何发展出自己独特的声音的?

没错,这是我现在追求的方向,但我之前的风格并不是这样的。我喜欢粗糙原始的Funk音乐,喜欢那种能量。其实,我现在有个新的想法,那就是在接下来的演出里,放一些出人意料的音乐,比如一些Funk或者非洲音乐唱片之类的。

你作为Void派对的成员已经有了很丰富的演出经验,感觉如何?有哪些曲子得到了很好的反馈?

Kyle Hall的那首《Zug Island》绝对是我放过的反馈最好的曲子,它既有很特别的声音,又有非常有能量的低音。反应的话,其实任何在The Shelter放音乐的DJ都会告诉你,从DJ Booth来看乐迷的反应其实是非常难的,因为那些在后面的人群你根本就看不到,所以我只能让Void的其他DJ去帮我看一下情况。乐迷的反应是很重要的,因为我并不是为了自己放音乐,而是要和俱乐部里的人一起分享音乐。如果他们不喜欢,那其实是我的问题。幸运的是,无论是The Shelter还是Void组织,这些年下来都已经有了一个稳定的观众群,他们对播放的音乐其实有着期待。所以,一切还都很不错。

DSC_8627

现在很多DJ都开始自己制作曲目,你在未来也会有这样的打算吗?

没有呢,我就会只会DJ而已。我其实也尝试过做音乐,在法国的时候,我买过一个Roland MC-307,还有一下Midi控制器之类的。但说实话,做音乐要花的时间实在太多了,而且我对很多技术性的东西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之后就决定专注在DJ上了。但说实话,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做专业的DJ,能在Void的派对上和朋友们一起放音乐就可以了,这是最令人开心的事情。

采访,文,照片:dj sleepless

DSC_8615

——————————–

Wensen 会作为5月16日 Void — Raw & Uncut#2 的特别嘉宾参加演出,演出详情请见:http://www.smartshanghai.com/event/30114

smsh1398819160

关于作者: Gonzo

14 Comments

  1.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2.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3.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4.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5.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6.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7.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8.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9.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10. 原来我小时候做过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啊,看来我当时没有非主流感觉不会再爱了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