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Soviet Pop 栏目下的所有文章

电气摇滚鼻祖 Silver Apples 中国巡演进行中,本周五上海

上周六北京的Livehouse格外热闹,Hurts和Silver Apples分别在糖果和愚公移山同时演出。Silver Apples的老爷子Simone Coxe已经60多岁,但在台上依旧能够一切用音乐说话,将传奇展现在你的眼前。Silver Apples本周末还将在上海和广州演出两场。

活动推荐

我的野心就是死了之后好多人能听到我们的音乐 – Snapline 采访

上一次Snapline来上海还是2009年1月的《觉》音乐+艺术节兵马司专场,也让上海的歌迷们万穿秋水了整整两年。上个月中,《觉》音乐+艺术节再次将Snapline请到了上海(演出回顾见这里)。无解音乐网也在他们试音之后在后台对他们进行了又一次的采访。

国内采访

[艺人采访]所有秘密都诞生于那个时代:Snapline

Snapline新专辑

大概是10月中的时候,Snapline在豆瓣上传了新专辑的所有新歌的Demo版本,并且更新了一篇类似声明的日记。于是,我们和乐队的李青取得联系,有关新专辑等,对乐队进行了一次邮件采访。(以下采访乐队部分由李维思回答,兵马司部分由李青回答)

关于新专辑,我听说兵马司内部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部分人对其后期制作很认可,觉得非常优秀,但是乐队不这么觉得,所以决定自己出版一张。事实是这样么?

基本上是的。对于我们和公司来说,那些作品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我们都很满意,主要的矛盾在于对后期的看法。乐队觉得比较差了,审美完全不一样,所以一定要自己出一版。

你们现在放在豆瓣上的那些乐队满意的新歌,相比制作人Martin Atkins的成品,究竟有什么不同?

首先歌曲结构已经被制作人做了太多改动。我们大部分歌的结构都是一段,A。但制作人做完,它们已经变成了A-B-C-B-C-A。。。这是一。二就是整个声场和音色,都不是我们喜欢的。对于一首歌来说,它的全部基本上不就是这两样么?所以那些歌做完已经不是我们的歌了。。。我们怎么会写这样的歌呢。。。

国内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