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

关注无解音乐网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关注。

P.K.14和Snapline部分成员合体,北京新晋电子双人组L.O.B.I.专访

LOBI 2
P.K.14和Snapline都是兵马司旗下无解特别喜欢的乐队,但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两个乐队的成员之间,能够互相合作,并且捣鼓出来一支玩电子音乐的乐队出来。今年9月底,L.O.B.I.乐队为大福唱片旗下的秘密行动的北京专场担任嘉宾,首次亮相。而在他们本周四担任美国著名电子乐队Neon Indian北京专场嘉宾之前,无解也特别和L.O.B.I.两位成员,P.K.14吉他手许波,和Snapline主唱陈曦,进行了一个采访,聊聊他们的组建过程、演出中使用的设备,及自己的个人计划等。

(以下采访者 Bo=许波,Xi=陈曦)

1. 两个人能先互相评价一下双方各自的乐队( P.K.14 和 Snapline )吗?

Bo:对 Snapline 的第一印象感觉他们是一支很地道的后朋克乐队,但记得有一次在 D22 看完演出后对李青说,你们的新歌有点儿像早期的 New Order ,好像她不是特别喜欢这个反馈,啊哈哈哈。然后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有二姐端庄的台风,李青特别阴冷的吉他(音色旋律俱冷)和鼓机用的很好且太抽抽的陈曦。

Xi:P.K.14 一直以来是我心目最好的中国乐队,该团不同时期的音乐可以唤起我不同对过去的美好记忆。曾经有一段时间嘎调有希望超越 P.K.14 赢取我心中第一的位置,但后来他们停更了。。

2. 你们俩一起玩音乐的念头是由来已久吗?还是因为什么特别的契机?

Bo:陈曦的个人项目 Late Troubles 之前签约了大福唱片,在准备录音的过程中,陈曦需要一个吉他手,我很喜欢 Late Troubles 里好些歌,然后我就自告奋勇地加入了这个计划。结果在排了几次练后,我们发现我们在电子音乐领域有更多相同的审美和类似的创作理想,所以很自然的就跳出了Late Troubles 原来的框架成立了一个新的组合,这时候我们两人都变得有多重身份,即都是制作人,也是都是乐手(比如我会弹键盘,陈曦会弹吉他)也唱歌……

Xi:正如许波所讲,一开始我是请他作为吉他手加入Late Troubles项目,后来发现做一个二人组,跳出 Late Troubles 的框框似乎更好玩,两个人都有了极大的自由度扮演不同的角色以及演奏不同的乐器,于是就诞生了L.O.B.I.

3. 乐队名L.O.B.I.的全称是?

Bo:现在有两个说法,分别是 Laundry Orchestra Buy Icecream,或者 Lonely Orgy Boy Inside。前者实际上是两个部分,Laundry Orchestra 是陈曦,Buy Icecream 是我。Buy Icecream 来自瑞典硬核乐队 Refused 在98年经典专辑里的一首歌 “New Noise”,歌词第一句是 “Can I scream?”。在他们的老家瑞典硬核大本营 Umea,这句被大家戏虐成“Buy icecream”,一首很硬核的歌第一句被改成这样,大家有空可以去听一下这首歌。另外一个名字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似乎也不太好解释,可能象征着某种潜意识?日本乐队 Boris 的一个段子,类似是说他们的演出会分为噪的和小清新的两种形态,然后他们会用 Boris 全大写或者全小写的方式通过海报告诉大家这场演出是什么形态的。没准我们也可以弄个大小写不一样的 L.O.B.I.。

Xi:“Laundry” 其实是一个夭折在摇篮里的电子二人组项目,源于我去年年初的时候和 Hot &Cold 乐队的Josh Frank的一个设想。洗衣服是个日常生活中每天要机械性的重复要做的事情,如何在这种重复中找到变化和意义,是我对电子乐的粗浅的认知。当时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名字,可是那个项目没有继续下去。现在,在L.O.B.I.上,这个名字获得重生,并且加上了Orchestra这么洋气的后缀,真是如铜铃响铛铛,一定要火的节奏。至于乐队名称的另一种解读,简而言之就是“动次动次妥妥的”。

4. 为什么会想到去做一个电子舞曲的双人组合?似乎和你们之前玩的风格并没有太多联系。

Bo:其实我觉得我们倒不完全是一个舞曲组合。更像是用更多的元素来创作流行音乐吧,虽然目前使用到的工具和音色会偏电一些,但这是一个过程。与之前风格对比来看,直观上是有很大不一样,但其实也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主要毕竟L.O.B.I. 才刚开始,呈现出来的内容很有限。我相信在将来,透过形式,大家还是会感受到更多相通的成分的。

Xi:L.O.B.I. 并不是一个电子舞曲组合。虽然为了省事,我常常向周围的人简单直接的解释“L.O.B.I.是一个电子二人组”,但这只是为了直观反映我们目前的表演形式。我心目中的L.O.B.I.应该是一个可进可退的灵活团体,拥有(可能只是臆想中的)长期狂躁的创造力,即可以做现场Live表演(二人组或全乐队编制),也可退居幕后进行制作,探索未知可能。

5. 你们电子创作有受哪些国内外乐队/艺人的影响?

Bo:接上一个话题,影响这个项目的元素来源还挺多的,不局限在电子。比如 ABBA 的旋律和合成器的音色,Daft Punk、Damon Albarn、Gorillaz 他们将传统与电子结合的方式,Jim O’Rourke 的音乐趣味,Jon Hopkins对氛围的营造,Jungle、Quadron与他们的众多分支(Darkside、Rhye)等对当代R&B的诠释等等。总的来说,我可能想尝试 做一些更浪漫的音乐。

Xi:同样接上,其实并不是刻意要做个电子乐队所以其实各方面的影响都有。

WZ-PIC
影响L.O.B.I.的专辑和音乐人

6. 现场演出两个人分别用到的设备吧?

Bo:我的主要设备有两台合成器,比较新的数字模拟合成器 Nord Lead A1、和比较老的纯模拟合成器 Roland SH-2,日本噪音设备厂商 MASF 的超大音量震荡器 Ma.s Model OSC03 和特别小声的接触式麦克风SCM。一些单块效果器,包括使用 Moog 的 MF-102 Ring Modulator 处理人声,使用 MF-105M MIDI MuRF 和 Carl Martin 的过载 AC-Tone 处理合成器音色,用 EH 的八度 POG2 制造一些奇怪的风琴、弦乐等等。软件部分主要用 Reason 8 来制作,现场控制部分正在学习Ableton Live 9。

Xi:鼓机是Elektron Machinedrum,合成器有Moog Minitaur、OP-1,吉他部分是VOX的电乌克丽丽Ukeletric,用到Korg 吉他合成器 X911、Proco Rat、Bigsky、AKAI Headrush,另外就是用软件Ableton Live和Launch Pad、Launch Control 以及Push作为控制器。

 7. 9月底秘密行动北京专场是你们组合第一次现场亮相。说说那一次演出的感想?

Bo:从排练到演出,整个过程都挺好玩儿的,我们为这个演出还设置了一个小故事,类似这样:承担宇宙探险任务的机器人因为飞船事故掉落在陌生星球,失去任务的他开始根据回忆寻找自我(学唱歌),在学会唱歌进而学会表达自我后,耗尽了自身所有的能源。所以为了对应这个故事,演出一开始用了一段“阿依达”歌剧的采样,模拟太空飞船的背景音乐,然后用一段多层次的噪音打破之前采样的气氛表示飞船坠落,之后是一段比较机械的 Techno 来描述机器人醒来并开始回忆的过程,最后是一首有着奇怪音色的吉他流行乐,也是 L.O.B.I.在这场演出中情绪表达最直接的段落,描述机器人学会表达自我但又耗尽能源的工程,这首歌以噪音结束。这个故事很傻对吧,哈哈哈,结果演出的时候还出了一些意外,所以这场演出我们大概只把这个傻故事传达了六成。
另外在演出的时候我们自备了一台激光的灯,现场的效果还挺绚烂的,副作用是为了保证激光的效果需要喷很多烟,有点影响到台下观众了。幸亏是在北京,可能习惯了,大家也还没有什么过激的抗议。

Xi:当天的演出基本是满意的,虽然当时出了很诡异的设备问题 – Launch Pad失灵了所以只好用鼠标,所以出了很多差错并且有一些操作无法完成。但作为第一次演出还是十分兴奋的。

LOBI 1
L.O.B.I. 在秘密行动北京专场的现场演出照片

8. 最近你们在小站上传了和Uncle Hu合作的《There’s Lord in Hello, But More in Goodbye》。能否谈谈这次合作?

试听:L.O.B.I. – There’s Lord in Hello, But More in Goodbye (guitar by Uncle Hu)

Bo:Uncle Hu 是豆瓣新来的一位同事,他也有一个音乐人的项目叫做“Uncle Hu”,在今年刚独立发了首张专辑《When Memories Collide》。他的吉他弹的很好,有一次我问他能不能弹一些类似 John Fahey 和 Jim O’Rourke 那样的吉他段落,然后他弹了一个给我,不错,有几分类似的神韵。之后我就用 Reason重新混了一版,主要增加了节奏部分和很多装饰音色,给人的感觉大概会介于传统吉他民谣和电子音乐中间。

9. 陈曦自己还有个人计划Late Troubles,不时地做一些演出。觉得和L.O.B.I.在创作和演出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试听:Late Troubles – Bread and Butter

Xi:L.O.B.I.给我带来的一个很有趣的体验就是,这让我对于 Late Troubles 项目的认知更为清晰明确。以前我对于Late Troubles的设定会有很多摇摆不定,但自从有了L.O.B.I.,Late Troubles就变得非常明确 – 满满爱意的暖人心小清新歌儿。创作的时候的确有不同 – Late Troubles会非常关注歌曲本身,而L.O.B.I.是相对更加自由和灵活的方式。

10. 许波有自己的个人计划吗,或者自己录音玩玩的东西?如果有,是什么样的?

Bo:我目前在 P.K.14 之外的计划就是 L.O.B.I. ,暂时没有别的项目了。

11. 这两年有不少国内乐队都往电子音乐的方向发展,比如重塑和Duck Fight Goose。你们觉得对于电子音乐的喜爱和理解会反过来对自己的乐队创作和演奏有启发和改变吗?

试听:GOOOOOSE – GIRL

Bo:目前在形式上暂时还看不到特别具体的改变,但有些东西是共通的,在第四个问题中也提到过,比如对旋律和节奏的感觉。虽然表达的方式不那么一样,但细心的听众一定会感觉得到。之后我希望这两者之间的影响会是一个自然,潜移默化的过程。

Xi:对于Snapline来说,这个电子化项目的直接影响很小。这是Snapline的创作和表演模式决定的。但我觉得会有很多潜移默化的因素存在。

12. 除了Live Set,你们以后也会尝试DJ Set的表演形式吗?对这两种不同的形式是怎么看待和理解的?

Bo:暂时没考虑。目前,对手上的电子设备和新的创作方式我还需要很多学习和熟练操作的过程,所以现在会专注在 L.O.B.I.的创作和演出上面,在条件成熟之后,我非常愿意尝试更多的表演形式。不过 DJ Set 说实话我现在还没有特别清楚的概念,如果是只是制作歌单的话,那么似乎随时都可以。

Xi:想要了解如何做DJ set的,但因为有L.O.B.I.,所以暂时搁置DJ set形式。

13. 对于L.O.B.I.有什么长远的计划和目标吗?

Bo:近期来看,希望能发一张专辑,做一些演出;长期看的话,希望能稳定的创作专辑和进行演出,哈哈哈。

Xi:长远的看,如我前文所述,希望L.O.B.I.成为一个能进能退的灵活团体。脚踏实地的看,希望能有令人满意的演出和专辑发布。

 

采访 / fanmu


 

Neon Indian China tour poster

Neon Indian 中国巡演详情

北京站 @ 愚公移山

日期:2015年11月19日星期四
时间:21:00
票价:120 RMB(预售)/ 150 RMB(现场)
嘉宾:L.O.B.I.

上海站 @ 浅水湾文化艺术中心二楼小剧场

日期:2015年11月20日星期五
时间:21:00
票价:120 RMB(预售)/ 150 RMB(现场)
嘉宾:Damacha(Live)

关于作者: fanmu 个人网站
听歌,淘碟,看书,观演,逛展,追剧,每一件事,都只是为了让人生多一些有趣,多一些可能性。

11 Comments

  1. 记得知乎日报有介绍米其林体验的各种不爽,三个小时全在等菜,一直喝水发呆

  2. Lord in Hello好听挠

Submit a comment